玄薇道说录_第一章 水鬼血尸

推荐阅读:9659
  小道温州人,自幼喜欢听老人们说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W≠W≈W≥.≠8=1≤Z≥特别是在夏天晚上的时候,把院子用井水一冲,铺一张凉席,皎洁的明月,浩瀚的星空,一个老人,一堆吸拉着鼻涕的小孩围坐一堆。老人抽着根烟,就开始了堪比说书茶馆的精彩夜间生活。

  温州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但凡山清水秀的地方,总有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真也好,假也好,老人们当时都是一脸严肃的个个都说是真实的故事,那么今天小道我,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告诉各位,这些都是流传民间的所谓的真实的故事。

  温州瓯北镇白水漈,是当地有名的一个小旅游景点,文人朱自清曾经到此一游,并留文一篇。现被刻成石碑嵌在石壁上。我感觉文人写的东西都太作,扭捏。要是哪天我出名了,我就写,哎呀,我艹,这瀑布真好看!言简意赅,且透露着真性和洒脱。有点跑题了。今儿要说的是,关于白水漈的三年诅咒。

  当地人都知道这个三年诅咒。据说,据说,这个据说真是个王八蛋的词儿,因为据说有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假,多半是假的,各位且当真的听。据说,白水漈上面的水库,每三年都得死那么一二三个人,三年一循环,不早也不晚,不多但有时候少,为啥呢,有时候三年就死一个或者两个,但是三个就是上限,不会过三个。至于为什么是三个为上限,我估计是白水漈那地方,本身寺庙道观就比较多,可能神仙说好了,这地儿就三个名额,水鬼们要竞争上岗的意思,一旦有了规矩,自然会有些走后门的之类的来争取这些名额。这是我瞎掰的,不当真。

  有一年呢,白水漈的水库,来了两个年轻人,云南来温打工的。夏日炎炎,当地人先推荐白水漈水库,水清,且风景宜人。这对年轻的小伙子来到水库时,水库边上已经有五六个人在那边野炊烧烤。这五六个人很重要,后文书有讲。暂且不表。

  天太热了,这对好基友做了简单的热身运动后,相继一个猛子就入了水,扑腾扑腾的往水库对面游去。这对年轻人水性是真好,没几分钟就已经游到了水库对面,趴在岸石上休憩。事情是生在这对年轻人往回游的时候。两个人可能是有着比赛的意思。一个自由游,一个潜泳。野炊的那几个人可能没见过水性这么好的,不由得吸引住看了起来,“哎呀,你看这自由泳的度是真快,我觉得自由泳的这个先到。”“不一定啊,你看这个潜泳的,自由泳的领先一点,他一个猛子下去出来就赶上了。”“嗯嗯嗯,这个潜泳的肺活量是真大啊,一次比一次潜的时间长,一次比一次度快。”

  眼看着快到岸边了,自由泳的一顿猛刨,潜泳的一个猛子又潜了下去。待到自由泳的上了岸,这个潜泳还没出水面。边上野炊的人还说,“哎哟,这个水性真了不得,能憋这么长气,换平常人早死了。”那自由泳的小伙也笑嘻嘻的说:“快出来吧,输了就是输了唉。”等了一会儿,现临近岸边1o来米的水面跟沸水开了一样,出了一堆小气泡才现不对劲。

  此时,水库边上的一个老人第一时间现不对,要不说老人就是见多识广,老司机稳当当,当下就扯着嗓子开嚎:“不得了啦!水鬼吃人了!”这一嗓子,野炊人的人也吓了一跳,乱了起来。那自由泳的小伙蹭一下子又扎进水里,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冒水泡的地方,一个猛子下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那潜泳的小伙拖出了水面。此时诡异的事情生了,那自由泳的小伙相当吃力的拖着人往回游,但是两人就是在原地刨水一般,纹丝未动。就好像,有人死死地抓住了潜泳小伙,一个在水底,一个在水面开始了拉力赛。

  老人一看这情况,连忙把野炊那伙人的锅给端掉,拿起擀面杖就开始敲,边敲边喊:“你们几个,快,找些大的石头往水里扔,注意别扔到人,往边上的水面扔!!快!”几个野炊的没见过这样的事情,虽然疑惑慌乱,但还是照做起来,刹那间,敲锅声,老人的嘶喊声,石头砸水面的击打声,此起彼伏。说来也怪,不知道是敲锅或是嘶喊声或是石头起了作用。那自由泳的小伙就像拔河的另一端松了绳一样,一个猛劲就往岸边快的游了回来。

  待到将人救上水面,一顿人工呼吸,摸胸挤压后,溺水的那小伙子醒来后,众人问他出了什么事情。小伙子才慢慢的说明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据小伙子所言,当时往回游的时候,一个猛子下去,现水底有几个绿光,具体几个没看清楚。小伙子很诧异,换了一口气,潜下水,那绿光好像离自己近了一些。每一次出水换气下去的时候,总感觉那绿光就离自己近了一些。待到快到岸边,准备一口气游回来时,那绿光离自己已然很近,模模糊糊中似乎看见了几个黑色的影子,小伙子吓了一跳,突然之间感觉自己身子一沉,就仿佛自己的脚被人?住往水里拖一样,不论怎么踢蹬都不管用。当时就感觉完了,要死在这儿,等到同伴来救时,那拉力仿佛铆住了劲往下拉,等到敲锅声音起来。那劲松了松,好像在犹豫和迟疑,到最后几个石头往身边砸开来时,那劲才彻底松开,自己才被救上岸。说罢,让众人看了看自己被拉的那条腿,那腿腕子处,早已乌青,赫然一道类似抓痕!

  众人听完一阵唏嘘,感慨这小伙子命大。小伙子一一向众人致谢,想向老人致谢时,才现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离开,小伙子寻觅不找,也跟同伴下了山去。这个故事到这里也就算是结束了,但是小道个人分析了一下,此事倘若为真。别的不说,咱们讲水鬼。这几个水鬼肯定是挺怨的。为什么这么讲,你想。好不容易各个关节都疏通了,愣等等了三年。眼瞅着到了夏季,这炎炎夏天作死的季节又欢天喜地的来到了。

  这一天这几个水鬼舒舒服服,不,应该说望眼欲穿的盼到了两个作死的年轻人下水了。这水鬼甲就说了,嗳~嗳~哥几个别睡了,来饭了。这水鬼乙丙噌愣起来了。水鬼甲就说了,看着了没,来了俩,规矩不能坏,三年三个名额,一天弄死一个,按照顺序,今年是我了。其他几个水鬼就不舒坦了,凭啥啊。这都已经改革开放了,你送礼,我们也送礼了啊,凭啥就非得你先。咱死在旧社会,活在红旗下,可别整那老封建那一套,民主着点来行吗?水鬼甲就说了,嗳~!嗳~!别吵吵了,那俩小伙都已经开始要往回游了,再吵吵,谁也落不着好,就这么地,咱都玩过一二三木头人吧?众水鬼一顿点头,玩过啊,那又怎么地呢?水鬼甲就说了,咱按一二三木头人的规矩来,谁第一个抓住他腿的先怎么样?众水鬼想了想也没其他好招了,就答应了。

  于是乎,那潜泳的小伙一下水,水鬼们就不动,等他上水换气了,赶紧一顿往上扑。潜泳的一路往前游,水鬼们就一路跟。潜泳的下一次水,想一次这绿光是啥玩意儿啊?这水鬼就越着急,瞅啥瞅啊,别老瞅!这潜泳的越好奇越瞅,这水鬼们越着急越骂,还瞅!还瞅!弄死你信不?眼瞅着到了岸边,这水鬼甲遥遥邻先,一把抓住腿就往下扽,**玩意让你嘚瑟~哈哈,抓住你了吧。哎呀,没想到小伙你挺顽强啊,别挣扎了,乖乖的下来吧,哎呀我去,你踢我,哎呀还蹬脸,哎呀呵,反了你,走你!这一走你,就把这潜泳的小伙给扽进了水里。水鬼甲喜么滋儿等最后哦也呢,小伙的同伴就及时的杀到,将小伙往水面拖。这水鬼甲能让到手的鸭子飞了么?当时就急了,嗳!嗳!哥几个别光看了,革命同志帮把手啊!其他几个水鬼一看,纷纷吐槽,呸!帮个卵子,之前一二三木头人的时候你特么跟屁股点了火箭扑媳妇儿似的,这时候想起革命友谊了?自己解决吧!

  水鬼甲是又急又气,但是没法啊,只能死命的往下拖,于是就开始了拉锯战。这真是一边天堂一边地狱啊,上面的要活,下面的了为了活要弄死一个。双方选手为了自己的利益就开始你拖我拉的抢夺战来。这眼瞅着上面的逐渐的没了力气,水鬼甲的胜利在望时,敲锅声响起来了。水鬼开始没在意,不一会儿听出门道来了。这不是普通的敲锅声,这特么的是摩斯码呀!

  上面敲锅:“唉!你特么在干吗呢?懂规矩吗?三年三个,一天只能弄死一个,你这是要弄死俩知道不?”

  水鬼甲一听,着急了,怎么地,上头怎么还来人管了呢,赶紧把游泳的几个往下拉了拉,了摩斯码:“嗳!我说,你们不厚道啊!给你们送了钱的呀!”

  敲锅的急了,又摩斯码:“钱归钱,规矩不能乱知道不?”

  水鬼一想自己苦等了三年,攒了那么多钱都送礼了,今天就差最后一哆嗦了,那管的了那么多!就使劲的往下扽。

  敲锅的急了,就边敲边喊,其实这是一边摩斯码一边念咒语,大意是:“你特么的不讲规矩,别怪我下手狠毒,我已经开始念咒,你再不住手,定当将你灰飞烟灭。扔石为号!”

  水鬼急了也摩斯码:“哎呀,我艹,别拿鸡毛当令箭,爷我不怕你。”

  敲锅的一看,哎呀当真不给我面子,今天你特么是要反,于是令众人扔石头下水。

  这石头一下水,当真就跟长了灵性一样,噗噗的往水鬼甲身上飞去,砸的这水鬼是骨裂皮绽,水鬼这不甘啊!这委屈啊!想着再坚持一下,又想着留着水库在,不怕没作死的,就送了手,潜到水底哭去了。

  这敲锅的一看,嗯,还算识相。就收了法身,消失不见了。

  各位,各位,这之前的故事可能是假的,但是我的分析据我所说,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真真的,信不信在于你。

  接下来的故事,还是白水漈的,且是书接上文,虽然短小,但是的确精悍。

  这事情就生在这俩小伙之后没几天的事情。另一个作死的溺死在了白水漈。这个小伙没有那么幸运,出事时,边上的人水性不好,不敢下水去救,眼瞅着溺死在了白水漈,按照道理来讲,死后,尸体应该浮出水面。但是当天没有,次日没有,而是在几天后,静悄悄的,不为人知的出现在了白水漈的山脚底下的一块巨大横石下面。背上赤目惊心的几道血痕!

  此事疑点颇多,先当然是溺死的人,为什么没有在水库上浮起来,而是在山脚下。有人说,是被水库放水的时候,从水库的放水管道中排出来的,这个说法不成立,因为放水的管道有拦截铁网,防止异物堵塞管道,别说是人,一只大点的死耗子都过不了那个网。

  另一个说法是水库满了之后,从水坝上飘下来的。这个说法也不成立,因为白水漈小瀑布一个接一个,悬崖好几处,如果是飘下来的,尸体早就被摔的不成样子,不可能唯独就背上几道血痕。

  白水漈的山涧陡峭,杂石林立且水流稀薄,是不可能将尸体飘下来的。而且现尸体的地方,是在山脚下一个小瀑布水潭的边上,这个横石斜趴在水潭之上。横石底下有空间,水流到了这里会形成一个旋。民间传说,这是鬼门关的一个入口。每三年的死的水鬼,如果找到了替身,是要到这里进入鬼门关报道的。所以在这个鬼门关西边,就有一个道观,依山而建。每个月初一十五打斋施食,大的节日度亡魂。但这依旧没有抵挡住每三年的循环。

  咱回头再说那个尸体,尸体是过了几天之后,早起的妇人去溪边洗菜的时候现的。当然现尸体后,菜也就不洗了,否则那菜炒出来的,当真是尸油炒菜啊!那尸体早已经浮肿,但是一点都不像是泡了几天的样子,只是白,微微浮肿。五官清晰可见,背上的几道血痕怵目惊心。警察来了调查个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倘若此事为真,那么根据小道我的一本证胡说八道的分析来看,此事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你想,人死在上面的水库,尸体为什么出现在下面的鬼门关呢??此事是有猫腻的,而且大大的猫腻

  事情的真相是,那几天水鬼甲不是没弄死小伙正在水库里的府邸里暗自哭泣吗?这正哭的伤心,水鬼乙过来了,哥!哥!别哭了!来饭了!来饭了!

  水鬼甲一听,哎哟我去,真是皇天不负哭泣之人,赶忙的就跑出来看,一看,还真是,一个英俊小生穿着大裤衩正在水面上欢快的畅游。那小丁丁随着波浪自由的翱翔。

  水鬼甲这喜的呀就要上去拖,转念一想,不对啊!这么好的事情,你们几个缺德玩意自己怎么不上?会这么好心的来通知我?

  这水鬼乙跟水鬼甲一对眼,就明白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已经昭然若揭,尴尬的笑笑说道:“哥,逃不过你的法眼,逃不过的你法眼啊,不是哥几个不想得着,实在是没缘分。你自己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水鬼甲虽心怀疑惑,但是本着强烈的投胎**,还是一股脑的往那英俊小生扑去。快临近时,水鬼甲知道自己着了道了!这小哥不简单,非常的不简单,这特么自带辟邪光环!这是咋回事呢?这得回头说,话说,这小生,年方二八,正值血气方刚之年。血气方刚又没有女朋友,会做什么事情大家都知道的。什么事情?呵呵,这小伙喜欢摇可乐。本来这也很正常对吧,都是年轻人,但是这个小伙邋遢,邋遢到什么程度呢?袜子三个月不换,我的个妈呀,见过袜子成化石的吗?那袜子搁一宿,第二天起来硬邦邦。小伙子也不介意,直接就穿上。等脚热乎了,出了汗了,那袜子又跟泡了雪碧一样,又湿又黏很多水。待到晚上直接脱掉,等夜风吹干,次日继续。

  说完袜子,咱再说内裤,这内裤上陨落的生命都是按T来算的,知道什么叫T吗?个十百千万亿,亿后面是兆,据说兆后面就没有字来代表数量了,但是我们知道硬盘容量,兆后面是g,g后面是T。每次摇完可乐,总会有些残留在内裤上,这小伙的毅力不比寻常,内裤前面护兜。男士都知道护兜吧,就是内裤前面一个T型的布。风干的时候,简直跟砂纸一样刺人。这小伙每天起来顶着砂纸,一直到砂纸变成面膜……

  你就想想这味儿吧,据说,据说,据水鬼乙所说,这小伙子一个猛子下来,白水漈的鱼飘起来一片啊!众水鬼等了三年你想想投胎的**得有多强!硬生生给逼回来了!

  这水鬼甲还没靠近英俊小生,已经吐了三回。吐归吐还得上啊!但是上吧,又委屈,这一委屈就开哭,这边哭边吐边往上扑。

  好不容易快靠近了,又被小伙的光环给震开了,你想想,那条内裤上面陨落的生命都是按T来的呀!这一到水里面,水是什么?水是母亲啊!这T个生命就嚎啕大哭的往外汹涌,边汹涌边喊:“妈妈啊!爸爸不是人啊!我们苦啊!”

  水鬼眯着眼睛一顿扒拉,为啥,这小伙是蛙泳,每一劈叉,下面就荡漾开一层黑色,黑还罢了,主要辣眼睛。水鬼边哭边吐边眯着眼睛扒拉,好不容易扒拉到一条腿,正准备往下扽,意外的事情生了,这脚不但有脚气,而且因为长期不洗脚,那兹泥都已经入到毛细血孔里面去了!根本没有空隙,整个脚特么的滑,一扥一滑溜,一扥一滑溜。根本抓不住。

  此时水鬼甲是犯了难了,咋办呢?放弃?这特么的也对不起我这一路连哭带吐啊,就差这么最后一哆嗦了,不就特么的兹泥滑吗?把你舔出来不就完了?……

  这英俊小生游着游着感觉不对劲,貌似有东西在抓自己的腿,想着潜下去看看是什么玩意,但是一潜水,水下黑乎乎,一潜水,水下黑乎乎,也就没放心上了。过了不大会儿,又感觉有东西在舔自己脚脖子,英俊小生心想着应该是鱼吧?游了一会突然醒悟,这鱼?有舌头吗?就这么一惊,自己猛的被扥下水来。

  待到黑雾被流水慢慢冲开,英俊小生此时才现水底赫然一只水鬼正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魂都吓没了!拼命的往上游。

  水鬼甲哪能给他这个机会!你想啊,这水鬼眼睛前文书咱们讲过,是绿色的呀,此时都已经红了眼了,舔了脚脖子的舌头都肿了,说话也支支吾吾:“特么的……我凭森为鬼,最讲规矩,管溺不管杀,今天,我特么太苦了!看贱!”说罢看贱,左手扥着腿,右手的爪子猛然长出一尺来,那指尖如锋!刺啦一声,就往英俊小生背后一挠。

  几道血红的爪印如印在背,水鬼是真急了眼了,你想,水鬼投胎找替身最忌讳见血,如若见血而亡,终生不得投胎。你见过哪个溺死的是失血而亡的,对不对。今天是真急了眼了。太委屈,太委屈,急了眼了,就给挠了一下。这见了血了,气也消了一半,想着自己投胎大事重要,也就没下死手,死死地扽住腿。没多大功夫,这英俊小生就溺死在水库底下。

  小生一死,水鬼甲耳边似乎听得天外之音,一道白光打在自己身上,身子也微微泛光,这是要投胎的征兆的,所有的苦,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他松开了扥住腿的手,朝着那光慢慢的游去。

  此时下面的其他水鬼急眼了,连忙大喊,你特么别走!你走了这尸体咋办啊?就搁这水库里?那这水库还能有条活路吗?上面的,你们听到没有啊?你让它投胎去了,这水库死了,你们哪里来的香火啊?

  那白光想了想有道理。噗嗤一下,就给灭了。这下把水鬼甲给急的,你们这群操蛋玩意就不能念我点好,这我眼瞅就要投胎了,你们这么捣乱是个什么意思?

  众水鬼反驳道,没什么意思,你自己把这尸体处理好了,我们谁都不拦着你。水鬼甲,想了想,也没啥招,没办法趁着夜黑人静,就将这尸体从山上搬到了山脚下,扔在鬼门关口附近,刚想进鬼门关投胎,被鬼差给拦着了,你特么的有没有点眼色,这里是什么地方,鬼门关,你就把尸体这样放下了?

  水鬼没法,又将这尸体洗刷干劲,这才进了鬼门关,前往奈何桥。据说,据说,现那尸体的前一天,白水漈的水浑浊了整整一天,瓯江的水原本是黄色的,那一天变得灰蒙蒙。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我觉得吧,我的分析才是最靠谱的,也跟派出所反映过,特么的差点没被逮起来,我也就不了了之了。不知道你们相信不相信。
玄薇道说录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xuanweidaoshuolu/,欢迎收藏
手机看玄薇道说录http://m.owolove.com/xuanweidaoshuolu/玄薇道说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玄薇道说录》版权归原作者驺默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9659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