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艾泽拉斯|无题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神恩魔法师华山神门大魏宫廷内灵武帝尊神级农场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这个鬼王不太冷大明文魁最强医圣
  “你谁啊?说你自己的语言,朕听得懂。”朱亚非皱了皱眉,反正自己自带翻译器,听它们说自己的语言也比听这蹩脚人类语容易得多。

  信你才有鬼。你一个人类能听懂豺狼人语?那是语言么?和叫唤有什么区别?马迪亚斯·肖尔心中腹诽不已。可是下面那个大个子豺狼人真的吱哇怪叫着和朱亚非聊起来了。

  “我是河爪氏族首领霍比特。”豺狼人用本族语言说道。

  “这名字真难听,你咋不叫霍格呢?”朱亚非撇了撇嘴说道。树上的马迪亚斯·肖尔的神经已经被朱亚非整的麻木了,看着他和豺狼人煞有介事的对话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我儿子叫霍格。”霍比特说道,“你为什么闯进我们的营地?”

  朱亚非差点没摔倒在地上,瞪大了双眼看着霍比特问道:“你,你爹是霍格啊不是,你是霍格他爹?”

  霍比特有些不耐烦地吼道:“你一个投降的俘虏老是问我儿子干嘛?赶紧说?为什么闯我的营地?”

  嗯,也是啊,祸乱赤脊山的范高雷现在都是小狼崽子,那霍格一准也是。要不要趁机把这个祸害给弄死呢?要不,也给收编了扔石堡去?朱亚非摸着下巴暗自寻思,完全没有理睬霍比特的叫嚷。

  霍比特问了朱亚非一句等了半天不见对方回话,于是又扯着嗓子再问了一次,可朱亚非依然神游物外,对它是不理不睬。霍比特率领着河爪豺狼人祸害艾尔文森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如今他麾下豺狼人数量将近三千之数,声势之大就算是暴风王国的国王也不敢如此无视自己,眼前这个家伙居然当面对自己视若无睹,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怒火中烧的霍比特挥动它的利爪就向朱亚非抓去。

  几年来死在霍比特这只利爪下的人类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就在一众豺狼人以为眼前这个混蛋人类必将丧命的时候,霍比特的利爪在距离朱亚非不过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什么情况?所有豺狼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首领,曾几何时见过首领大人对人类手下留情?

  霍比特汗如雨下,但是却不敢动一下,他怕那柄抵在自己心口的长矛会再往前刺个几公分。它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眼前这个人类什么从哪里拿出来的这柄长矛,又是怎么抵到自己心口的。

  “卑鄙的人类!你不是说投降了么?怎么还偷袭我?”霍比特咬牙切齿地的说道。

  “朕都已经投降了你还痛下杀手?你就不无耻了?还要点脸么?”朱亚非见成功阻止了霍比特的攻击,也就将武器收回。霍比特看的眼睛都直了,这么长一根的武器收到哪里去了?

  “你为什么要闯进我的营地?”霍比特又将问题问了一遍。

  “呃……你猜?”朱亚非忖道,怎么说?肯定不能把实话说出来啊,难道说自己被人追捕自己这是要引祸江东?那估计这群豺狼人能直接撕了自己。一时没想好如何应对,只得搪塞道。

  “我猜……猜……”霍比特喃喃自语了好一阵子才说道,“猜不着,你直接说吧。”

  哎,就你这智商,朕要是不骗你都对不起你家祖先。朱亚非见到霍比特果真猜了好一阵子忍不住暗暗开心,在这短短时间之内,他已经有了计较,就等着霍比特入彀呢。听到霍比特说猜不到之后朱亚非说道:“如果朕告诉你朕是来给你送吃的你信不?”

  “我信。”霍比特认真地点了点头。

  “真的?”虽然想到了豺狼人智商不够很好骗,但是这个直接相信实在是让他有点不敢相信。

  霍比特一直朱亚非说道:“肯定相信,你就是食物。虽然你个头不够大,但是也够一锅。”

  敢把他当食物!朱亚非很想直接弄死它:“目光短浅,就你这货色还当着首领,你的族群没灭亡只是你的对手太怂,朕要是想对付你,不出三个月就能把你们全给灭了。”

  霍比特刚要反驳,却被朱亚非直接打断:“你还别不信,朕这次来不是说这个的,朕有一个让你的族群每顿都能吃饱,所有勇士都能穿上铠甲,用上锋利的武器而不是用石头粗制滥造的东西。”

  这是要闹哪样?要勾结豺狼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直接在这里狙杀他算了。马迪亚斯·肖尔在树上听得清楚,心中顿起杀意。

  啊,找到了。挺会藏啊。怎么突然露出杀气了?啊,是了,估计是听到对话以为朕要勾结豺狼人祸害暴风王国。即使是微弱的杀气,朱亚非也感觉到了,但是他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和霍比特继续交谈。

  “真的?”霍比特显然被这个巨大利益吸引住了。

  朱亚非一面戒备着身后头顶上的杀气,一面对霍比特说道:“比珍珠都真。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了。赤脊山暗皮部族的范特西你认识吧?”

  “知道,一个懦夫。亏他也祖先也是鳝牙大王麾下的一位强大首领,可是居然连自己地盘上的混血杂种都对付不了。”霍比特一脸鄙视地说道。

  “你多久没看到那家伙了?”朱亚非摇着头笑道,“你现在就算是把你手下所有族人全部带上也未必干得过它。”说着把范特西的暗皮部族受雇于石堡的事情说了一遍。

  霍比特听完暗皮部族现在清一色金属铠甲精致锻造的武器后颇为心动,但是嘴上仍然死撑说道:“堂堂豺狼人居然卖身人族,真是太丢豺狼人的脸了。”

  “鼠目寸光!”朱亚非察觉到身后杀气渐弱,索性倚靠在身后树上轻蔑一笑说道,“有了石堡资助,范特西部族人口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之内直接增加了两成,战斗力么……别的不说,单从体力上讲就你这个部族好不少。假以时日,暗皮部族逐渐强大,到时候逐个收服豺狼人氏族,成为继鳝牙大王之后第二个豺狼人之王,你的河爪部族也要屈居它的统治之下。”

  “混账话!我河爪氏族才是豺狼人中最强大的,怎么能让暗皮部族凌驾在我之上?”霍比特怒吼道。

  朱亚非咂舌道:“啧啧,有个词儿叫夜郎自大你一定没听说过。现在范特西手上有一支四百余人的精英军队,清一色铁甲精良武器,别的不敢说,你这三千族人就算倾巢而出也不可能打赢它们。朕这次来就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和你的族群能够再次凌驾在暗皮部族之上,就看你接不接受了。”

  “也让我带人去猎杀兽人和黑龙?”霍比特好奇地问道。

  “那活儿范特西早已驾轻就熟,让你去做你能干得过它?就你这脑子还当首领呢?”朱亚非鄙视道,“现在石堡有一个大工程要做奇缺人力,如果你能带着尽量多的劳力去石堡,那么你就会得到比范特西更多的资源。你想清楚,不要你和你的族人冒险厮杀,只要出力做工就能得到足够的食物,武器装备。但是,”朱亚非舌灿莲花说得霍比特怦然心动,就在这个当口,朱亚非直接一盆冷水泼了下来,“但是,受雇于石堡之后就不能擅自攻击人类村镇,不得猎杀人类。否则你什么资源也得不到。”

  霍比特皱着眉说道:“那不是和范特西一样成了你们人类的奴隶了?”

  “你要这么认为也没办法。”朱亚非无所谓地说道,“你自己想清楚,就算你每天都去抢,要抢到什么时候才能混到族群每一只豺狼人都能吃饱?要多久才能凑齐你们豺狼人才能穿上的铠甲和能用的武器?让你抢到你死,你能成为鳝牙大王第二么?”

  霍比特低头不语,它身后的一众族人也是交头接耳。虽然声音嘈杂,但是很明显同意去石堡出卖劳力的要占上风。朱亚非心中窃喜,暗道大事成矣。

  马迪亚斯·肖尔在树上听得浑身是汗,石堡居然直接收编了赤脊山的祸患豺狼人,军情七处作为王国的耳目居然丝毫不知情,这要是让国王陛下知道了那军情七处还有存在的价值么?以前装备低劣的豺狼人王国都没办法剿灭,现在都被石堡武装起来了那战斗力更是可怕,如果石堡将来尾大不掉那也是王国一大祸患。

  听着身后大量的赞同之声,霍比特已然心动。它沉默了好一阵子问道:“我这里只有三千多族人,和范特西作战掠夺比,得到的资源应该不会比它多吧?”

  “能想到这个问题说明你还不太笨。但是你就不会动动脑子?”朱亚非指着霍比特的鼻子骂道,“三千?整个艾尔文森林何止三千劳力?带着你的族群把那些劳力全部聚集起来带到石堡去,上万还不是轻而易举?”

  “你不是说不让攻击人类么?”霍比特嘟囔道。

  “敢!攻击人类朕直接弄死你。”朱亚非怒道,“现在艾尔文森立那么多狗头人,你要是把它们全给抓起来那得有多少劳力啊?”

  “地下的那些老鼠?它们都是蠢蛋,没有脑子的,根本不好指挥。”霍比特有些厌恶地说道。

  狗头人啊。树上的马迪亚斯·肖尔也是一阵汗颜,看来这个通缉犯并不是坏人,收编豺狼人禁止它们攻击人类,驱使豺狼人攻击骚扰人类的狗头人,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在为暴风王国除去祸害啊。

  朱亚非突然觉得鼻子里一阵搔痒,于是边揉着鼻子边对霍比特说道:“办法朕给你想了,至于怎么办那是你的事情,骗也好打也罢,尽量带多的劳力去,那你就可以得到比范特西多得多的资源。”话音未落,朱亚非突然察觉豺狼人群中有一股强烈的杀气。

  “狡猾的人类!受死吧!”一只比霍比特还要高大的豺狼人分开它的族人向着朱亚非就扑了过去。

  什么情况?诡计被人识破了?不能啊?就这群狗脑子的家伙能看破自己的计谋?朱亚非一头雾水,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躲开扑来的豺狼人。豺狼人一扑不中立即一个转身再次攻上。

  好快!朱亚非大意之下豺狼人的二次攻击眼见就要躲不开了,他一个暗影步直接闪到了霍比特的身后。

  “霍格住手!”霍比特连忙制止大个子豺狼人道。

  “它就是霍格?”朱亚非从霍比特身后探出头来看着这个大个子,有些心虚地问道,“为什么攻击朕?”

  “因为你抢了我的武器!”霍格嗷嗷叫着。

  朱亚非长出了一口气,既然是计谋没问题那就好,抢了武器而已,刚才抢的两把武器早已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于是说道:“刚才抢的两把破武器早丢还你们了,哪个是你的问你自己的族人去!”

  “什么刚才,是在三年前!”霍格怒吼道。

  三年前?朱亚非纳闷了,自己被弄的穿越来艾泽拉斯也就三年,三年前上哪儿去抢它的武器?

  “你别想耍赖!三年前,在一个有很多大石头的湖边!”霍格看朱亚非歪着脑袋不说话,以为他要耍赖,怒不可遏地说道。

  大石头的湖边?石碑湖?啊,想起来了。朱亚非恍然大悟。自己和四个同伴刚穿越到艾泽拉斯的时候就是在石碑湖附近,在石碑湖边上,他们遇到过一只拿着玩刀和木盾的豺狼人。难道那个家伙就是眼前这个大个子?这他大爷的也太巧合了吧?

  “你是那只被朕用树枝砸了脚的豺狼人?”朱亚非有点不相信地问道。

  “废话!我还用盾牌砸了你一下呢!”霍格气哼哼地说道,“啊对了,还有那个盾牌,你也得赔我!”

  你用来砸朕的也要朕赔?你怎么比朕还不要脸呢?朱亚非鄙视地看着霍格。

  “不许胡闹!”看到朱亚非的面色不善,霍比特连忙训斥自己的儿子,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件大好事,可不能因为霍格的胡闹给弄没了。

  哟,你还有这个心思啊,不错。朱亚非对霍比特的眼力劲颇加赞赏:“行啦,朕不会因为小狼崽子不懂事就断了你们的前程,你就不用骂它给我看了,还是抓紧集结部众,以最快地速度把艾尔文森立的狗头人全部抓捕起来。朕给你写一封书信,你派人送到石堡去,自然有人给你安排以后的相关事宜。”

  顺利的说服了河爪豺狼人,那脱身就方便得多了。朱亚非仰头看向上方的树杈,诡异地笑了笑。他这一笑把树上的马迪亚斯·肖尔笑得汗毛倒竖,很明显自己已经暴露了。

  “嗯,你们集结好了之后记得路过人类村镇的时候绕着点走,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人类军队打扰你们了。”朱亚非突然大声地说道。

  霍比特虽然不明白朱亚非为啥说话突然这么大声,但是仍然疑虑地问道:“我每次带着几百人出去人类都会出动大量士兵来交战,如果集结全部族人那还不吓得他们倾巢而出啊?”

  “以前肯定会,现在嘛,”朱亚非再次抬起头看着树杈,加大了声音说道,“自然会有人跟他们的高层说明你们的意图。”

  哼,你倒是看得明白,这么有利于王国的事情我自然要上报。马迪亚斯·肖尔苦笑着想道。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优先处理,抓捕这家伙还是再缓一缓吧,没准他再折腾几下艾尔文森林就会变成太平天下了。看着朱亚非被豺狼人簇拥着走回豺狼人营地,马迪亚斯·肖尔取消了潜行,叫过一个手下,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通之后属下领命而去。

  “头儿,你说那个家伙真的能懂豺狼人的语言么?怎么他说的话我都听得懂啊?分明是咱们人类的语言嘛。”安玻·吉尔妮问道。

  马迪亚斯·肖尔摇了摇头说道:“这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豺狼人听懂了他的话,而且还跟他达成了某种协议。虽然我们听不懂豺狼人说了什么,但是那个家伙的话我们都听到了。现在开始我们的任务是严密监视豺狼人的一切举动。”

  “那个通缉犯怎么办?我们的任务可是抓捕他?那可是一万金币的赏金啊。”一个手下说道。

  “放心,他跑不了,有安玻在,他就算能甩开我们一时,也不用怕。”马迪亚斯·肖尔拍着安玻·吉尔妮的肩膀说道。

  “头儿你别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安玻·吉尔妮虽然这么说,但是得意神色溢于言表。

  铁炉堡内

  黄奕斐揉着昏沉沉地脑袋看着布莱恩·铜须问道:“也就是说,我们申请通过洛丹伦王城传送法阵的申请被驳回了?”

  布莱恩·铜须兴冲冲地说道:“是啊,米奈希尔国王直接给回绝了。所以你要去提瑞斯法修道院最快的方法只能先传送到达拉然。行了别磨蹭了赶紧的,践行酒宴已经准备好我王兄已经在等你们了。”

  “……我说亲王殿下,那酒不喝行么?”黄奕斐一听到酒字差点没吐了,连续几天喝的酒比他来艾泽拉斯之前活的二十几年喝的酒都多,现在别说喝酒了,真是听到酒字就反胃了。

  “好啊好啊,再喝个痛快。”酒量稍微好一点的杨华庚听见喝酒,醉醺醺地爬起来喊道。

  “喝个屁,你看你那个鬼样子,都站不直了。”徐家鹏打了个酒嗝埋汰杨华庚道。

  布莱恩·铜须不高兴地看着黄奕斐说道:“拒绝矮人饮酒的邀请那就是拒绝矮人的友谊。你是人类不知道这个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你说的话。但是如果再有下次,那咱们就不是朋友了。”

  “好吧好吧,我错了。”黄奕斐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来往外边走边说道,“去跟你喝了这顿践行酒我们晚上好上……呃,赶路。”

  “晚上?不可能。”布莱恩·铜须哈哈一笑说道,“矮人的习惯,践行酒和接风酒一样必须喝满三天。”

  “咣当!”黄奕斐直接一个趔趄栽倒在地:“啊,你弄死我算了!”


玩转艾泽拉斯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wanzhuanaizelasi/,欢迎收藏
手机看玩转艾泽拉斯http://m.owolove.com/wanzhuanaizelasi/玩转艾泽拉斯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玩转艾泽拉斯》版权归原作者逍遥明王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