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第四百五十四章 只为你活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我的1979万道剑尊异世无冕邪皇九阳帝尊吟游刺杀录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尊上第一尸界末日乐园
  林格妮双刀上下翻飞,宛如砍瓜切菜般将靠近她的丧尸尽数斩杀,反观罗猎却被丧尸层层包围。林格妮正准备前去帮忙的时候,突然听到罗猎爆发出一声大吼,围拢在他身边的丧尸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得四仰八叉,罗猎的双手中多了一柄大的夸张的大刀,刀长两米,宽有一尺。普通人别说使用这把大刀,就算是正常举起都难。

  可罗猎却将这把大刀挥舞得行云流水,他也不知道怎么召唤出了一件这么古怪的兵器,本来担心自己的力量拿不起来,可纳米护甲提升了他的力量,罗猎一刀挥出,四五颗脑袋就滚落下去,杀伤力之大效率之高让罗猎喜出望外。

  墓园内数百个丧尸疯狂向两人发动攻击,罗猎和林格妮先会合到了一起,然后他们相互掩护,向修道院一路杀去,纳米战甲的最大优势就是不必担心丧尸伤到他们,毕竟罗猎此前在废弃盐矿的时候就被丧尸抓伤而感染了病毒,抓伤他的丧尸就是林格妮的父亲,正是因为这次受伤才发现林格妮的体内拥有丧尸病毒的抗体,而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因为这次受伤而突飞猛进。

  刚开始的时候罗猎对这身纳米战甲还缺乏信心,可在接连的实战中发现纳米战甲的防御力极其强大,非但可以阻挡住刀剑子弹,还可对强力攻击进行缓冲,攻击的时候,战甲会配合使用者的出击放大其攻击的力量。

  两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墓园之后,那些丧尸就停下了脚步,似乎墓园存在一道无形的边界,它们不敢向前。林格妮的一双弯刀重新融入到战甲内,罗猎看到她收起了弯刀,也将意念集中发出指令,可那柄大刀仍然在手中纹丝不动。

  林格妮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她轻声道:“操纵战甲最忌讳得就是三心二意,你不要想其他的事情,集中精神就能够做到。”

  罗猎闭上双目,其实他自从在盐矿被丧尸抓伤之后,他的心境就变得有些浮躁,好像丧尸病毒将他潜在的野性全都激发出来,否则他也不会在盐矿内无法控制住自己而错将林格妮当成了叶青虹。

  林格妮站在那里接连向墓园开枪,又杀了十多名丧尸,转身望去,罗猎总算将那把夸张的大刀收了回去。

  两人抬头看了看被高高悬挂在钟楼十字架上的陆明翔,林格妮道:“我去救人,你来掩护。”

  罗猎道:“一起去……”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格妮已经一飞冲天,她曾经参加过纳米战甲的研制,所以很快就熟悉了这套战甲系统,防护和攻击只是这套战甲最基本的功能,她并不指望罗猎第一次使用战甲就可以利用这套战甲翱翔空中。当然这两套战甲也只是实验品,目前还存在许多的缺陷,无法提供长距离的飞行,这也是林格妮来到修道院之后才决定发出飞行指令救人的原因。

  罗猎望着林格妮凌空飞起,也是一阵心旌摇曳,甚至也产生了尝试的想法,罗猎意识到自己在盐矿受伤之后,他的的性情变得有些冲动,失去了过去的沉稳,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林格妮已经飞到陆明翔的高度,近距离确认面前的是陆明翔无误,她靠近陆明翔,右手抓住他的手臂,左手射出一道镭射光一下就将绳索切断。

  就在此时,一道紫色光线突然从钟楼上射出,林格妮出于本能,第一时间利用身体护住了陆明翔,紫色光线击中了纳米战甲,林格妮感觉瞬间失去了和战甲的联系,她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林格妮的右手无法抓住陆明翔,陆明翔从高处坠落下去。林格妮尝试着重新控制住战甲,可没等她和战甲的智能系统连通,又一道光线击中了她。

  陆明翔惊恐地发出一声大叫,眼看着自己向坚硬的石板地面迅速靠近,林格妮虽然割断了绳索,可是并没有割断捆住他双手的绳子,他在空中很不幸地保持着头朝下的姿势,陆明翔仿佛看到自己脑浆迸裂的场景。

  罗猎一直都在关注着上方的变化,林格妮接连被蓝光击中,她的身体呈抛物线状飞向远方的墓园,而陆明翔直奔下方而来,罗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他只能选择先救陆明翔,不仅仅因为陆明翔离自己较近,而且陆明翔的身上没有任何的防护,仅凭着肉身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陆明翔感觉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罗猎斜刺里冲了过来横向抱住他的身体,如果没有这身纳米战甲,罗猎冒险将高处落下的陆明翔抱住,就算陆明翔侥幸不死,罗猎也得被砸出重伤。

  纳米战甲很好地缓冲了陆明翔下坠的冲力,同时又保护了罗猎,罗猎横向冲出十多米,停下脚步,将陆明翔放下,陆明翔惊魂未定,罗猎将捆住他的绳索扯断,然后塞给他一把镭射枪。

  此时一道蓝光向他们射来,罗猎一把将陆明翔推开,自己也同时后撤,蓝光击落在石板地面上,竟然将地面轰出一个一米直径的大坑,罗猎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林格妮接连被击中两次,纵然她穿着纳米战甲,也无法保证她不受到一点伤害。

  罗猎向陆明翔做了个手势,想要躲开对方的射击,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入修道院内,陆明翔马上明白,他举枪向修道院内冲去。

  罗猎大吼道:“妮妮!”

  林格妮的身影从墓园中出现,她凌空飞向钟楼,罗猎这才放下心来,从林格妮的动作来看,她应该没有受重伤,蓝光接连射向林格妮,林格妮有了准备,她的身体在空中不断变换,灵活躲避着对方的射击,右臂伸向前方瞄准了钟楼的窗口,看准机会,锁定钟楼内的目标,一道红色的粒子光束从窗口射了进去。

  钟楼在被红光击中后发生了爆炸,沙石漫天,钟楼的尖顶如泰山压顶般向下砸来,罗猎慌忙冲向修道院,林格妮在空中回旋躲过钟楼的尖顶,滑翔飞入修道院内,居然赶在罗猎和陆明翔的前方进入了大门。

  修道院的大门在身后缓缓关闭,罗猎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纳米战甲竟然开始解除防御,转瞬之间就消失得干干净净,罗猎并非发出指令,以为是系统错误,再看林格妮那边也是一样。

  陆明翔这时候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他心中又是惭愧又是感激,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才好。

  林格妮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咱们先想办法离开这里。”

  罗猎拍了拍手环,林格妮低声道:“我的战甲能量系统遭到破坏。”她牵起罗猎的手腕看了看道:“你的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两套战甲还处于试验阶段,所以彼此的智能中枢系统有所联系,互为感应,所以你才会被动解除防御。”她将失去能量的战甲暂时关闭。

  罗猎却将手环解下来递给了她,林格妮愕然道:“干什么?”

  罗猎道:“你戴上,你比我更能发挥出战甲的威力。”

  林格妮心中一暖,知道罗猎是为了保护自己,她摇了摇头,罗猎道:“少废话,让你穿上就穿上,咱们今天能否闯出去,全都要靠你了。”

  陆明翔道:“他说得不错,现在不是谦让的时候。”

  林格妮狠狠瞪了他一眼,陆明翔接下来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他问心有愧,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人家也不会身涉险境。

  林格妮终于还是接受了罗猎的好意,在这种时候将优势资源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是正确的抉择。

  陆明翔目光和罗猎相遇,他不好意思地笑了,这已经不是罗猎第一次救他了。

  罗猎道:“打起精神,咱们俩个大老爷们不至于让女孩子保护吧?”

  陆明翔点了点头。

  三人商量之后,准备从原路退出去,既然救了陆明翔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纠缠,林格妮本来打算救出陆明翔之后马上给陆剑扬发出求援信号,可真正进入这片禁忌之地,方才发现周围应该存在极强的屏蔽系统,任何信号都发不出去。

  罗猎和陆明翔合力拉开修道院的大门,方才露了一条缝,他们就马上将大门重新关上,因为外面正有数百名丧尸向这边靠拢,已经将门外的道路彻底封锁。

  刚才罗猎和林格妮有纳米战甲防身,所以他们可以有恃无恐地杀出一条血路来到这里,可现在一套战甲已经损坏,仅凭着林格妮的战甲无法同时保证两人的安全,他们必须另谋出路。

  陆明翔道:“有后门,他们就是从后门把我带过来的。”

  罗猎让陆明翔带路,三人来到大厅,却看到在圣母像前,一名身穿黑袍的修女正在跪地祈祷。

  林格妮记得这修道院早已荒废,怎么会有修女?她示意罗猎和陆明翔原地等待,先行向祈祷的修女走去。林格妮来到那修女的旁边,轻声道:“SISTER!”

  那修女并不理会她,林格妮又大声喊了一遍,相信她应该听到了,可仍然没有对她进行任何回应。林格妮伸手轻轻拍了拍那修女的肩头,那修女这才转过脸来,她生着一张惨白的面孔,双目漆黑如墨,竟然没有任何的眼白,林格妮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

  此时脚下的地面忽然开裂,林格妮猝不及防掉落下去,林格妮落入地洞之后,地面又迅速合拢,修女和林格妮的身影同时失踪。

  罗猎和陆明翔因为隔着一段距离,想要营救已经来不及了,两人来到刚刚林格妮消失的地方,罗猎用力敲击着地面,根据手的反馈来看,隔层很厚,单凭人力很难将之击破。

  陆明翔道:“一定有打开地洞的开关。”

  罗猎点了点头,而此时修道院的大门被外面的丧尸撞击开来,几百名丧尸向大堂内涌入。

  罗猎和陆明翔举起镭射枪同时施射,两人枪法都很准,枪枪爆头,他们一边打向修道院的后门撤退,毕竟他们缺少战甲的防护,如果落入丧尸的包围圈,很难保证不受伤,丧尸造成的外伤并不可怕,真正可怕得是丧尸病毒的感染。

  林格妮坠落到地下,随后那修女就扑到了她的身上,张口向林格妮的颈部咬去,林格妮一拳击中了她的嘴巴,强有力的一拳直接洞穿了修女的头颅。她将修女的尸体推开,照亮上方,这地洞深度只有十米左右,林格妮开启右臂的微型导弹系统,轰击在闭合的顶部,让她诧异的是,微型导弹并没有将顶部洞穿。

  她听到水流声,红色如血的液体正从周围墙体的缝隙中向下流淌,很快就淹没了她的足踝,林格妮升腾而起,她一拳击中地洞的顶部,上方的地面都因她的一拳颤动了一下,可是她仍然没能将这坚固的封锁层打开。

  红色的液面迅速抬升,林格妮利用战甲的智能系统分析者着液体的成分,液体具有一定的腐蚀性,不过应该无法侵蚀纳米战甲,真正让林格妮感到害怕得是液体的温度在不停上升。

  林格妮的身体横向支撑在洞壁之上,向战甲的智能中枢发出指令,她的右臂护甲隐去,露出腕表,摁下腕表上的紧急按钮,一道纤细的红色光束射出,林格妮右臂旋动,慢慢将顶部切割出一个圆形。

  后门也被蜂拥而至的丧尸堵住,罗猎和陆明翔不得不重新退回了大厅,两人背靠背向周围射击,虽然他们的枪法都很厉害,几乎枪枪都不落空,无奈僵尸数量众多,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着。

  蓬!一个一米直径厚达一尺的合金顶盖从地面升腾而起,刚好站在上面的丧尸随着合金顶盖飞了起来。一身黑色护甲的林格妮凌空飞起而后围绕罗猎和陆明翔低空俯冲盘旋,她以身体作为武器,接二连三地撞击在周围丧尸的身体上,丧尸被她撞得不停飞起,她的加入让罗猎和陆明翔压力骤减。

  林格妮抓住一名丧尸直接就将它塞入了自己破洞而出的洞口,那丧尸掉落在红色的液体中,马上被高温的液体燃成灰烬。林格妮战斗力爆表,双手不停抓取丧尸塞入那洞口之中。

  罗猎和陆明翔的精准射击也在迅速减少着丧尸的数量,大厅内的丧尸很快就剩下寥寥几个,三人没有恋战,从后门向外撤出。

  来到外面,林格妮向空中射出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在信息无法传出的状况下,只能用这种最传统的方式给出信号,希望陆剑扬能够收到他们的求援信号,尽快带着援军前来。

  卡帕尔古堡的高处,从不同的角度升起了六门粒子炮,粒子炮锁定了刚刚冲出修道院后门的三人。

  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坐在轮椅上,他从手中平板电脑的屏幕上看到了三人的动向,在他的身后站着一名白化人,那白化人道:“莱特先生,已经锁定了。”只要这黑衣人一声令下,六门粒子炮就会同时发射,就算这三人再神通广大,也无法从火力的中心逃脱。

  莱特放大了画面,他并没有按下发射键。

  白化人又道:“有一架不明飞行物闯入禁地。”

  莱特道:“我们走!”

  白化人愕然道:“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

  莱特道:“杀掉他们不是目的,更何况……”他停顿了一下,唇角泛起冷酷的笑意:“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了。”他的目光停顿在电脑上,画面中身穿黑色战甲的林格妮一刀砍下了丧尸的头颅。

  这架直升机属于当地警方,因为他们接到了报案,所以过来巡视,直升机已经来到了卡佩尔古堡的上方。

  两名飞行警员正在观察下方状况的时候,突然一架三角形的飞行物从下方升起,这黑色三角形的飞行物直接撞击在直升机上,直升机被拦腰撞成两段,在空中就发生了爆炸,一个巨大的火球向地面坠落。

  林格妮一手抓住罗猎一手抓住陆明翔,带着他们向前方飞起,躲过这从天而降的火球,此时更大的爆炸声发生在卡佩尔古堡,三人循声望去,却见卡佩尔古堡和修道院在这次爆炸中已经沦为一片废墟。

  罗猎三人不敢停留,他们快步离开城堡的范围,向他们预先停车的地点跑去。

  林格妮负责断后,她发现那些丧尸正疯狂追赶上来。

  直到进入皮卡车的车厢内,陆明翔方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获救了,罗猎启动汽车,林格妮和陆明翔从窗口向外射击,避免那些丧尸爬上他们的汽车。罗猎踩下油门从前方丧尸的队列中碾压过去,林格妮在副驾摁下按钮,皮卡车货箱的顶盖缓缓打开,两门粒子炮暴露出来,她启动了粒子炮,两道蓝色光束向后方射去,穷追不舍的丧尸在炮火中成片倒下。

  皮卡车驶入大路,卷起一片尘烟,后方的丧尸也越来越远,直到不见。

  陆明翔长舒了一口气,他脱险之后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

  林格妮解除了护甲,她整理了一下长发,向陆明翔道:“这句话你应该对你爸说。”

  陆明翔闻言心中惭愧且感动着:“我爸……他也来了?”

  林格妮看了看时间:“再过两个小时,我想你就能够见到他。”

  陆剑扬在约定地点等待,既然他将这件事交给了罗猎和林格妮,就会对他们报以绝对的信任,可骨肉连心,那种不安和牵挂是他无法控制的。终于那辆皮卡车出现在他的视野中,陆剑扬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他迎了上去。

  汽车在他的身边停下,陆明翔率先推开车门跳了下去,来到父亲面前,给了他一个有力的拥抱。

  “爸,对不起!”

  陆剑扬用力在他的肩头拍了拍:“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罗猎和林格妮微笑望着这父子重逢的场景,两人都被这种骨肉情深的场面感染了。

  陆剑扬来到他们面前,林格妮将两枚手环递给了他:“还需要改善,不过已经能打八十分了。”

  陆剑扬笑了起来:“其实你们出来之前我就想将这套装备给你,可惜当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环节没有完成。”他并没有收回手环,而是道:“相关数据我会反馈给研发小组,他们会根据这次实战的不足进行改善,最终的改善和维修方案我会尽快推送给你,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解决问题。”

  林格妮听出陆剑扬已经决定将这两套纳米战甲送给了他们,也是非常开心,毕竟拥有了纳米战甲她和罗猎就能够如虎添翼。

  陆剑扬看了看罗猎,他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文件袋递给了罗猎。

  罗猎带着好奇打开了文件袋,从里面取出一份因年月久远早已泛黄的房契。罗猎一眼就认出这房契是属于麻雀的,早在他和麻雀最初认识的时候,麻雀为了雇用他前往苍白山,就以这本房契作为报酬,所以罗猎对这份房契再熟悉不过,只是他虽然接受了麻雀的委托,可最后并没有收下麻雀的这份酬劳,毕竟这是麻博轩留给女儿的唯一财富。

  罗猎拿着房契心中却顿时明白了什么,他盯住陆剑扬的双目道:“她是不是……”

  陆剑扬没有隐瞒,点了点头道:“是,她本来不想我告诉你的。”

  罗猎的内心中涌现出难言的悲哀,麻雀走了,他感觉突然就失去了和过去世界的纽带,也许自己真的回不去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陆剑扬道:“一周前。”

  罗猎意识到自己无法参加麻雀的葬礼了,其实就算是能够来得及,他也不会去,他不想接受这个现实,正如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很少去主动查询自己家人的下落,一百多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不是每个人都有麻雀这样的幸运。

  也许麻雀自己并不认为长寿是一种幸运,她有太长的时间生活在孤独和寂寞中,这些年来支撑她一直勇敢生活的信念或许是自己有朝一日的回归,而自己对她在感情上似乎太过吝惜了。

  陆剑扬望着罗猎,不知应该怎样安慰他,最后只说出了四个字:“节哀顺变。”

  罗猎点了点头:“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对你说。”

  陆剑扬指了指不远处的河边,两人走了过去,在河畔停下脚步,河水清澈见底,两旁绿草茵茵,远方山峦起伏,四野空旷无人,抬头望空中白云悠悠,平整的河面倒映出和天空一样的情景,于是浅浅的小河也被赋予天空深刻的内涵。

  陆剑扬本以为罗猎会问麻雀的事情,却想不到罗猎的话却是围绕林格妮展开的:“你还有没有办法治好妮妮?”

  陆剑扬内心一怔,他马上就明白罗猎一定知道了林格妮生命只剩下不到一年的秘密,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当年她被天蝎会掳走,明华阳以她的性命作为要挟,让她父母为他做事,他父母并没有屈服,后来双双遇害,我在天蝎会转移的途中救出了她,那时她已经被做了多次实验,我本以为她活不长,可是这孩子毅力过人,居然凭着顽强的意志活了下来。”

  他看了罗猎一眼:“我想尽了一切办法,可是因为我能力有限,至今无法阻止她病情的发展。”

  罗猎道:“还有没有办法?”

  陆剑扬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大的希望就在明华阳的身上,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够救治妮妮,那么只能是他。”他停顿了一下道:“这才是我派妮妮出来执行这次任务的初衷。”

  罗猎点了点头道:“我会抓住明华阳。”

  陆剑扬道:“现在或许不用你们去找明华阳,他已经开始主动寻找你们。”

  罗猎知道陆剑扬所说得都是事实,在盐矿的事情之后,天蝎会就开始主动寻找他们,这次抓住陆明翔,以陆明翔为人质最终的目的还是想逼迫他们现身。

  陆剑扬道:“妮妮的血液中含有克制丧尸病毒的抗体,我想明华阳很可能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他会不惜代价来找到妮妮。”

  罗猎道:“这样说来,她的处境岂不是非常危险?”

  陆剑扬道:“所以,我想让你们暂时中止这次任务,至少在我们还没有正式将丧尸病毒抗体血清研制成功之前先躲起来,保证妮妮的安全。”

  罗猎道:“你们究竟是在担心妮妮还是担心她拥有的抗体?”

  陆剑扬道:“兼而有之,如果明华阳知道妮妮身上拥有丧尸病毒的抗体,他会想尽办法毁掉妮妮,因为如果抗病毒血清被我们研制出来,丧尸病毒这一杀器在他的手中就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罗猎道:“明华阳始终没有将丧尸病毒大范围使用,估计不是他心慈手软,而是他也没有控制丧尸病毒的方法,所以他不敢将病毒大规模传播出去。不过卡佩尔古堡就有不少的丧尸在活动,形势并不像你想得那么乐观。”

  陆剑扬道:“我刚刚收到消息,卡佩尔古堡遭遇了火灾,警方派往当地的直升飞机失事坠落,我想明华阳在那里暴露之后已经将之清场,抹去了所有的痕迹。”他向远处的林格妮看了一眼道:“我会给你们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藏身。”

  罗猎道:“为什么要藏起来,藏多久?”

  陆剑扬摇了摇头道:“我目前还无法回答你。”

  罗猎道:“那你告诉我妮妮还有多长时间?”

  陆剑扬被他问住了,林格妮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对她而言每一天都无比珍贵,自己让林格妮暂时藏起来避免被明华阳找到,在罗猎看来他的出发点未必是好意。

  陆剑扬道:“这是上头的决定,你们在盐矿之后,她将丧尸病毒的事情通报给我,这种状况下我必须要上报给上级。”

  罗猎道:“所以你们就决定将妮妮藏起来?”他摇了摇头道:“确切地说应该是控制起来,因为她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无价之宝,对你们来说她是治愈丧尸病毒的希望,对明华阳来说如果抓住了她就能够彻底掌控丧尸病毒的使用,他可以进行有选择的杀戮。”

  陆剑扬叹了口气道:“我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

  罗猎淡然道:“你们一定拥有妮妮的血样,其实通过她的血样应该就能够研制出对抗丧尸病毒的血清,又何必那么麻烦要将她藏起来?别说什么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你们是担心她被明华阳找到!”

  陆剑扬被罗猎说中了心思,此时他唯有选择沉默。

  罗猎道:“你不是为了她的安全,是为了国家安全!”

  陆剑扬道:“如果她落在明华阳的手中,丧尸病毒很快就会大面积爆发,就算我们能够先行研制出血清,也无法跟上病毒扩展的速度。”

  罗猎道:“如果被妮妮知道你的想法,她一定很伤心。”

  陆剑扬握紧了双拳,这几天他的内心饱受煎熬,如果不是儿子被劫持的插曲,就早已启动控制林格妮并将她带回国内的程序,陆剑扬始终举棋不定,他这次前来其实带着双重任务。

  罗猎道:“我不管你怎么想,这件事我管定了。”

  陆剑扬道:“你知不知道你们将会面临什么?”

  罗猎道:“我不在意你们会不会提供帮助,妮妮救了我,我欠她一条命。”

  陆剑扬静静望着罗猎,他终于明白为何他的祖父会为这样一个人甘心出生入死,也明白了麻雀为何要等待一生,陆剑扬道:“我可能也会受到监控,以后只能靠你们自己孤军奋战了。”

  罗猎淡然笑道:“我已经习惯孤独。”

  陆剑扬道:“保重!”他向罗猎伸出手去,罗猎和陆剑扬握了握手,陆剑扬低声道:“手环上有跟踪器,妮妮知道破解的方法。”

  罗猎拍了拍陆剑扬的肩膀,陆剑扬笑了起来,以罗猎的年龄本不应该对年长之人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是在辈分上陆剑扬还应当称他一声爷爷。

  罗猎和林格妮驱车远去,陆剑扬父子二人望着那辆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这才上了停在一旁的奥迪车,陆明翔道:“爸,我好羡慕他们。”

  陆剑扬启动了汽车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记住,不要提起任何与他们相关的事情。”

  林格妮在放大镜下将手环分离,用镊子小心夹出了其中的定位单元,又将新的换上,罗猎将那两个定位单元彻底毁掉。纵然如此,他们还是马上选择了离开,除了必要的东西之外,一律丢弃,就连那辆装满武器的皮卡车也被两人合力推入了小湖之中。

  罗猎指了指前方的山峦,翻过这座山就能够抵达格米西小镇,他们可以从那里乘车离开。

  爬到半山腰,又见到一面小湖,湖水清澈见底,游鱼历历可数。两人决定暂时在这里休息,林格妮在湖边洗了洗脸,抬起头,看到罗猎正在不远处给自己偷偷拍照,林格妮娇羞道:“有什么好拍的?又不是没见过。”

  罗猎道:“见过,什么都见过。”

  林格妮羞红了脸,拿水去泼他,罗猎笑着躲开,林格妮追逐上来一不小心脚下打滑,整个人失去平衡落入了水里,罗猎知道她的水性,本来以为林格妮很快就会浮起来,可等了一会儿看到林格妮居然一动不动,他顿时有些慌了,顾不上脱去衣服就跳了下去,奋力游到林格妮的身边,林格妮这才露出水面,格格笑了起来,罗猎知道她是故意捉弄自己,佯怒道:“看我怎么教训你。”

  林格妮道:“那得看你追不追得上我。”她展臂向对岸游去,林格妮在水中游泳的姿态很美,就像是一条美人鱼一般,罗猎被激起了好胜心,劈波斩浪向林格妮追去,夏日的湖水仍然有些凉,林格妮在湖心放慢了速度,罗猎追了上来,笑道:“我看你往哪里逃?”

  林格妮非但没有逃走反而迎了上来,拥住罗猎主动亲吻他的面庞,他的嘴唇。

  罗猎拥住林格妮的娇躯,望着宛如出水芙蓉般的她,关切道:“你没事吧?”

  林格妮摇了摇头,可眼中分明荡漾着晶莹的泪光。

  罗猎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林格妮道:“我什么都明白,从今以后我只为你活。”

  罗猎内心剧震,他不由得想起了兰喜妹也曾经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这样毫无保留的爱是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以林格妮的智慧又怎能觉察不到他们现在的处境,如果没有罗猎在她的身边,她一定会感觉到整个世界都背弃了自己。可罗猎就在她的身边,正因为罗猎的存在,她感觉到自己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

  湖边支起了帐篷,罗猎和林格妮决定在这寂静无人的空山中好好休息一天,哪里都不要去,什么都不要想。重新换上干爽衣服的林格妮躺在罗猎的怀中,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吹着轻柔的凉风,听着树林中悦耳的鸟语,这是她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光。林格妮甚至想到,就算现在死去,她也不会有太多的遗憾。

  罗猎道:“麻雀去世了。”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titianxingdao/,欢迎收藏
手机看替天行盗http://m.owolove.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盗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替天行盗》版权归原作者石章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