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第四百五十章 偶遇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我的1979万道剑尊异世无冕邪皇九阳帝尊吟游刺杀录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尊上第一尸界末日乐园
  罗猎回到房间,林格妮在他走后始终坐立不安,担心罗猎会遇到麻烦,看到他回来这才放心,听闻罗佳琪又将十字剑送给了罗猎,忍不住道:“她对你倒真是不错。”明显有些吃醋了。

  罗猎心中暗笑,林格妮若是知道罗佳琪的真正身份恐怕要惊得连下巴都掉下来了。

  罗猎道:“人家是修女,别瞎说。”

  林格妮道:“见习修女!”

  罗猎不准备和她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探讨下去,岔开话题道:“有消息了吗?”

  林格妮点了点头道:“根据情报,最近捷克发生了几起超自然事件,这些事件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关联,可通过掌握的情报来看,应当和天蝎会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罗猎道:“你准备去寻找线索?”

  林格妮道:“是啊!”

  罗猎道:“知不知道她刚才跟我说什么?”

  林格妮其实很想知道,只是刚才罗猎不说,她也不好细问。

  罗猎道:“她说就算我们不去找天蝎会,天蝎会的人也会找上我们。”

  林格妮道:“要找首先也是找他们才对。”

  罗猎摇了摇头道:“很不幸,天蝎会应该把所有的帐都算在了咱们俩的头上。”

  林格妮道:“咱们岂不是为他们背了黑锅?”

  罗猎笑道:“你怕啊?”

  林格妮道:“我才不怕,我正想找他们算账呢。”

  陆剑扬揉了揉酸涩的双目,林格妮传来的资料让他意识到形势极其紧迫,从这些资料可以证明,天蝎会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研制出了丧尸病毒,也就是说,明华阳的手中握有极其可怕的武器,如果他有意将病毒散播,那么所有的人类都将面临一场空前的劫难。

  实验室的通话器响了起来,陆剑扬接通了通话器,屏幕上出现了麻燕儿的头像,她笑道:“陆叔叔,你还真是废寝忘食,该吃饭了。”

  陆剑扬这才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他还没有顾得上吃饭,陆剑扬关上电脑。来到了外面的休息室。

  基地的厨师每天都会给陆剑扬准备晚餐,可最近他几乎就没有准点的时候,厨师不敢打扰陆剑扬,只能求助于麻燕儿,谁都知道陆剑扬对这位新人特别的关照。

  陆剑扬看了看桌上的饭菜笑道:“很丰盛啊。”

  麻燕儿道:“您是小灶,我都沾您的光。”

  陆剑扬哈哈笑了起来:“听起来是对我有些不满呢。”他坐了下来,接过麻燕儿给他盛得米饭:“燕儿,在基地工作还习惯吗?”

  麻燕儿点了点头道:“还行吧。”

  陆剑扬看出了她的勉强,关切道:“你说,有什么事情只管对我说。”

  麻燕儿道:“就是同事们之间感觉都不太亲近,不是不友好,就是大家都和我保持着距离,是不是因为您的缘故?”

  陆剑扬笑道:“不是,基地有基地的纪律,哪怕是最好的朋友,在基地都不能走得太近,基地会对每位成员的关系进行调查和监督,这当然没有窥探他人隐私的意思,而是出于保密的需要。”

  麻燕儿道:“明翔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开了基地?”

  听她提起了自己的儿子,陆剑扬叹了口气将米饭放下:“明翔离开基地不是这个原因,他不喜欢内勤,年轻人总是想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

  麻燕儿道:“趁着年轻多做点事情也没什么错啊。”

  陆剑扬听出她言语中对儿子的维护,心中非常高兴,看来这两个孩子还有戏,向来很少过问下一代感情事的陆剑扬瞅准机会问道:“你最近见到他了?”

  麻燕儿没有否认,脸红了起来。她小声道:“还是他去联合国执行任务之前的事情,他这次要去好久。”

  陆剑扬点了点头,儿子上周去了位于维也纳的联合国办事处,他的任务是去调查一起跨国洗钱犯罪,而国际反洗钱信息中心就位于维也纳的联合国办事处,陆剑扬不由得想起了林格妮,这个可怜的女孩儿,在他心中早已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样,罗猎和林格妮在欧洲的调查行动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可是他们的处境一定是非常危险的。

  因为任务的特殊性,总部不可能公开给他们支持,他们的行动保持着绝对的秘密,陆剑扬对于此次的行动考虑极其周密,绝不可以让罗猎和林格妮的行动和官方联系起来,不然万一暴露,一定会在国际上产生轩然大波。

  麻燕儿以为陆剑扬是在担心儿子,她轻声道:“陆叔叔,您不用担心,明翔现在成熟了许多。”

  陆剑扬笑了起来:“成熟,他再成熟还是我的儿子。”

  麻燕儿道:“那是当然,在您眼中,我们始终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可您在老祖宗眼里也一样。”

  陆剑扬抿了抿嘴唇似乎有所感触,他感叹道:“有段时间没去探望她老人家了,燕儿,明天有没有空,一起过去?”

  麻燕儿道:“我是去不成了,刚来基地,好多工作都不熟悉,必须要加班加点来适应工作,您自己去吧,反正我去了也插不上话。”

  陆剑扬点了点头道:“那好,我自己去。”

  麻雀最近的身体欠佳,陆剑扬来探望她的时候,刚好家庭医生在为麻雀检查身体,麻国明在一旁陪着,他向陆剑扬使了个眼色,两人来到了门外,没有打扰医生的工作。

  陆剑扬道:“怎么了?老太太身体不好?”

  麻国明点了点头道:“最近都不太好,医生说她的身体机能在这一段时间衰退得很厉害,恐怕没多少时间了。”

  陆剑扬皱了皱眉头,心情顿时沉重了起来,他安慰麻国明道:“人都有这一天,老太太已经是高寿了。”

  麻国明道:“我也想开了,只是我总觉得奶奶最近不开心,好像有许多心事,我问她她又不肯说。剑扬,你知不知道奶奶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剑扬知道,可是他却无法向老友道明实情,他叹了口气道:“老人家的心事我又怎么能够知道?”

  麻国明道:“我总觉得她喜欢你多过我。”

  陆剑扬道:“你才是她亲孙子。”

  麻国明摇了摇头道:“你知道的,我不是!”他这样说并没有任何对老人家不敬的意思,他的父亲是被老太太收养的,老太太一生未嫁,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

  陆剑扬道:“这话要是让老太太听到非教训你不可。”

  麻国明充满忧伤道:“我宁愿她爬起来打我一顿,老太太已经有半个月没下床了。”

  此时医生和护士离开了房间,麻国明过去相送,陆剑扬进入房内探望老太太。

  麻雀躺在床上,雪獒蜷伏在床边静静守护着老人,陆剑扬望着精神萎靡的老人,内心中涌现一阵酸楚。

  麻雀伸出干枯的手握住了陆剑扬的大手,虚弱无力道:“剑扬……你来了……”

  “奶奶,我来了,最近工作实在是太忙,所以没顾得上来看您老人家,您生我气了吧?”

  麻雀摇了摇头道:“不生气,你们都有大事要做,我……我没什么事……我好的很……”

  陆剑扬道:“奶奶,您想不想出去看看?”

  麻雀又摇了摇头,她紧紧抓住陆剑扬的手道:“他还好吗?”

  陆剑扬知道她口中的他指得是罗猎,只能是罗猎,他点了点头道:“好,他人在欧洲,就像您说得一样,天下没什么事情能够难住他。”

  麻雀道:“你……你是不是威胁他做什么事情?”

  陆剑扬慌忙道:“奶奶,我不敢,我怎么敢呢,再说,他那么精明,我就算想威胁他也没那个能力。”

  麻雀的唇角露出会心的微笑:“算你有自知之明。”

  陆剑扬从她的脸上看到了骄傲和自豪,他默默感动着,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可以让一个人付出一生去等待,矢志不渝。

  麻雀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陆剑扬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他。”

  麻雀点了点头,她向陆剑扬招了招手,陆剑扬向她凑近了一些,麻雀附在他的耳边道:“时空机器是不是研制成功了?”

  陆剑扬摇了摇头,如实答道:“短期内没有任何可能,据我所知最近的一次实验以失败告终,相关部门已经暂停了研究计划,至少五年内不会重启。”

  麻雀的表情充满了失落,她是全心全意地在为罗猎着想,她已经不久于人世,只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罗猎返回他的时代,希望罗猎能有和家人重聚的机会,可现在看来应该希望渺茫了。

  麻雀知道陆剑扬一定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他不会在自己面前点破,麻雀也不会主动向陆剑扬坦陈一切,她闭上双目道:“如果有可能,可不可以让我跟他说说话?”

  陆剑扬摇了摇头道:“我联系不上他。”这并非是他绝情,而是因为他不想罗猎会给麻雀一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麻雀长叹了一口气,既然无缘何必相见?在她的一生中曾经无数次设想过和罗猎的重逢,只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他们再度相逢的时候,罗猎依然年轻而自己已经老态龙钟,她对罗猎的那份感情早已升华,她没有想过要得到什么,也没有想过罗猎给自己任何的回报,只想能够帮助罗猎满足他的心愿,帮他回到他的世界中去。

  陆剑扬道:“我虽然联系不上他,不过我知道他平安无事。”

  麻雀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你去吧,我想休息了。”

  陆剑扬应了一声,悄悄推出门外。

  麻国明也送医生回来了,小心翼翼道:“奶奶说什么了?”

  陆剑扬道:“她说累了。”

  麻国明忧心忡忡道:“她过去从不知道什么是累。”

  陆剑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以后咱们多陪陪她。”

  麻国明点了点头,又道:“燕儿在你那边怎么样?”

  陆剑扬道:“很好,这孩子我看着长大一直聪明伶俐,以后我会重点培养她。”

  麻国明道:“你调她过去工作就没有别的意思?”

  陆剑扬笑了起来:“明翔跟她好像又和好了。”

  麻国明指着陆剑扬的鼻子道:“老狐狸,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陆剑扬哈哈大笑起来:“你不是也希望他们两个走到一起?”

  麻国明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嘛,这俩孩子挺合适的,可总是闹别扭,希望好事多磨吧。”

  陆明翔在维也纳的工作并不顺利,联合国反洗钱信息中心提供给他的资料有限,这在工作中是常有的事情,虽然名为联合国,这个机构在运行了一百多年之后,也沾染上了所有繁琐机构应有的毛病,办事效率低下,各部门相互推诿,人浮于事,陆明翔几次都险些和这些傲慢的办事人员冲突起来,可是想起临行前麻燕儿的交代,就硬生生忍下了怒火。

  陆明翔发现欧洲的没落是必然的,走在莱茵河畔,迎面吹来的凉风让陆明翔心中的郁闷稍稍减轻了一些,临来之前他本以为一周之内就能够办完所有的事情踏上归程,可现实却让他意识到自己恐怕要多耽搁一些时间。

  多瑙河上游艇来来往往,岸上的人热情地向船上的游客挥着手,陆明翔无意中从游艇上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可眨了眨眼睛,再次确认,游艇上有一对男女,他们显然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人,男子高大英俊,女子美丽典雅,陆明翔却认出女子竟然是秘密基地的林格妮,他曾经和林格妮共事过半年的时间,男的却是罗猎。

  从林格妮手腕罗猎的亲昵状况不难推测出他们现在的关系,陆明翔心中极其不解,他们怎么会在一起?林格妮在秘密基地有第一美女之称,其实不仅是秘密基地,就算放眼整个基地她的美貌也是首屈一指,陆明翔也曾经对她产生过追求之心,只不过林格妮对人过于冷淡,他也知难而退。可看林格妮现在的样子哪还有一点冷若冰霜的模样?真正提起陆明翔注意的原因是罗猎上了基地的黑名单,属于被基地秘密缉捕的对象之一。

  陆明翔甚至怀疑林格妮就是罗猎在基地的内线,他看到了远处的码头,于是向码头快步走去。

  罗猎和林格妮果然在码头下船,他们今天就准备离开维也纳,林格妮提出要乘船游览一下多瑙河的风光,罗猎答应了她,所以才有了这次的登船经历。

  陆明翔远远看着他们下船,林格妮挽住罗猎的臂膀紧贴在他的身边,两人之间的情侣关系已经确定无疑。陆明翔不敢靠得太近,生怕被他们发现,在人群中悄悄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陆剑扬那边已经是夜幕降临,收到儿子的电话他笑了笑:“明祥,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打电话呢。”

  陆明翔道:“爸,您猜我见到谁了?”他用手机视频实时传送着远方两人的身影,然后又低声道:“罗猎,他怎么和林格妮在一起?”

  陆剑扬皱了皱眉头,他没料到会这么巧,儿子去联合国执行任务,居然能够邂逅在欧洲展开调查工作的罗猎和林格妮。

  陆明翔道:“爸,这次他逃不掉,我马上联系国际警察协助抓捕。”

  陆剑扬慌忙阻止道:“别冲动!”他又不想将真实的情况告诉给儿子,斟酌了一下道:“此事涉及到我们的国家机密,不可以惊动国际刑警组织。”

  陆明翔道:“那我跟着他,爸,您可以给我一些增援吗?”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单凭着自己恐怕无法对付罗猎和林格妮,在这里他们并非孤立无援,只要父亲一声令下可以调动附近的情报人员。

  陆剑扬正色道:“明翔,你给我听着,一定不要靠近他们,你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其他的事情无需你过问。”

  “爸,我知道,您不用担心我,我要走了,先挂了!“

  “明翔……”对面已经挂上了电话,陆剑扬再打对方已经是暂时无法接通的状态,陆剑扬霍然站起身来,他心中有些担心,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不服输的性子,自从上次在基地被罗猎催眠,并利用他逃离了基地,陆明翔就将这件事视为奇耻大辱,事实上他也因为这件事被调离了基地。陆剑扬知道儿子虽然不说,可心里始终记挂着这件事,如今在欧洲遇到了罗猎,一定要争这口气,更何况罗猎在基地登上了内部黑名单,除了自己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罗猎的真正身份。

  陆剑扬暗暗叫苦,可一时间无法和罗猎取得联系,在他们出任务之前,他和林格妮就已经确定了联系方法,虽然肯定能够联系上林格妮,可是并不是现在就能够办到的事情。

  陆明翔悄悄跟在罗猎和林格妮的身后,为了避免被他们发现,他离得很远,戴上了墨镜。

  罗猎和林格妮打了辆出租车,陆明翔也叫了辆车,向司机道:“跟着前面那辆车。”

  司机一脸漠然地望着他,陆明翔塞给他一张十欧元的小费,司机马上笑逐颜开:“乐意效劳!”

  陆明翔暗骂了一句见钱眼开,此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陆明翔看到是父亲的电话,皱了皱眉头,终于决定还是不接,他知道父亲想说什么,无非是劝自己不要跟踪,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父亲应该是出自内心的关怀。可这更激起了陆明翔的好胜心,在父亲的眼中自己始终是个需要保护的孩子,他根本不认为自己能够独立解决这件事,他认为自己在罗猎面前没有丝毫的胜算。

  司机在红灯前停下,陆明翔有些焦急,他生恐跟丢了前面的目标,向司机道:“能不能快一点?”

  司机道:“红灯。”

  陆明翔直接塞给了他100欧:“追上去。”

  司机收了钱,仍然无动于衷,懒洋洋道:“你不用着急,他们肯定是前往维也纳火车站的。”

  陆明翔道:“你怎么知道?”

  司机笑道:“前面那辆车和我很熟。”

  陆明翔暗骂这司机狡猾,早知如此自己就不必花这份冤枉钱。

  罗猎和林格妮果然在火车站下车,陆明翔给了车费,外面天空下着雨,他将甩帽拉起罩在头上,快步向车站内走去,他看到罗猎和林格妮两人进入车站后直接上了下行的扶手电梯,陆明翔看了看指示牌,下面有洗手间和行李寄存处,他们应该是去拿行李的。

  陆明翔果然猜中,罗猎和林格妮正是去取行李,罗猎和林格妮说了一声,林格妮一个人去取行李,罗猎则去了洗手间。

  陆明翔等罗猎进去之后,他也跟着进了洗手间,此次追踪的成本又增加了一块。

  罗猎来到小便池旁,还没等他解开裤带,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别动!”

  罗猎记忆力超群,对声音几乎可以做到过耳不忘,他第一时间判断出是陆明翔,心中颇感差异,他并没有发现陆明翔在跟踪自己。

  罗猎道:“至少也得让我先方便一下。”他慢条斯理地解开了腰带。

  陆明翔道:“信不信我一枪打烂你的头?”

  罗猎道:“人有三急,这事儿老天爷都管不了。”

  陆明翔听到哗哗的水流声,他真是佩服罗猎,在这样的状况下居然还能够收放自如,这份心理素质一般人可没有。

  远处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望着他们,陆明翔道:“警察办案,看什么看?”

  那中年人摇了摇头,显得颇为无奈,他束好腰带,似乎要向外走去,可突然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瞄准罗猎就扣动了扳机。陆明翔本以为他是罗猎的同伙,形势的发展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罗猎向前倾斜,躲过那颗近距离射来的子弹。中年人想开第二枪的时候,陆明翔宛如出闸之虎,他冲了上去,利用身体的冲力撞击在那名中年人的身体上,他本以为可以将对方撞倒在地,却想不到对方体格魁梧雄壮,双足如同在地上生根一般。他的全力撞击并没有让对方移动分毫,中年人一把抓起了他猛然向上扔去。

  陆明翔的身体重重撞击在洗手间的天花板上,罗猎一把将小便池拽了下来,扬起小便池重击在那中年人的脑后,小便池的碎瓷片碎裂一地,蛮牛一样的中年人却丝毫无损,他举枪向罗猎的额头近距离开枪,罗猎一偏头躲过他的射击,抓住他的手腕,一拳重击在中年人的面门。

  中年人似乎根本没有痛觉神经,在遭受这次重击之后,抓住罗猎的手臂,将他整个人抡了出去,罗猎的身体横飞出去撞击在坐厕的隔门上。在他身体飞出的同时,一道白光从他的手里弹射而出,却是碎裂的瓷片。

  瓷片正中中年人的右眼,高速射出的瓷片将中年人的右眼打爆,中年人举枪准备瞄准罗猎射击的时候,陆明翔冲了上去他并没有携带手枪,一把抓住中年人握枪的手腕,一刀从中年人的左肋向上斜行刺入。

  中年人在接连接受重创的情况下仍然没有丢掉反击的能力,他狞笑着将枪口转向陆明翔。

  陆明翔的力量远逊色于对方他根本无力挣脱,更让他震惊的是,刚才中年人被射瞎的眼睛,竟然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愈合,千钧一发之时,罗猎忍痛爬起,扬起手中十字剑,从中年人的后心插入。

  中年人的身躯猛然一紧,枪从手中掉落下来,陆明翔摔倒在地上,眼看着中年人魁梧的身躯向他压了过来,罗猎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陆明翔向后拖出一段距离。

  中年人趴倒在地上,他的后心露出一个蓝色半透明的创口。

  罗猎道:“快走!”说完他就快步离开了洗手间。

  在出口处看到了闻声赶来的林格妮,罗猎向林格妮使了个眼色,他们迅速向火车站外走去。

  陆明翔也跟着惊慌的人群一起逃出了车站,得到消息的警察和安保人员正从四面八方靠近这里,用不了多久整个车站都会被包围,到时候想要脱身就难了。

  陆明翔来到外面,看到罗猎和林格妮若无其事地向北过了马路,然后向东走去。

  陆明翔快步跟了上去。

  罗猎和林格妮意识到了他在跟踪,很快向左拐入了巷口,陆明翔进入巷口发现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踪影,正在张望的时候,身后传来林格妮的声音:“陆明翔,你有完没完?”

  罗猎也闪身从前方的巷口出来。

  陆明翔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恶意。

  罗猎道:“这里不宜久留,有什么话,前面再说。”

  三人继续向东走去,很快来到了美景宫的前方,这里距离火车站已经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三人停下脚步,林格妮道:“你居然跟踪我们?”

  陆明翔道:“只能说是偶遇吧,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和他在一起?”

  林格妮语气冷淡道:“我没必要向你解释。”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titianxingdao/,欢迎收藏
手机看替天行盗http://m.owolove.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盗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替天行盗》版权归原作者石章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