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第四百二十一章【君来我已老】(上)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神恩魔法师华山神门大魏宫廷内灵武帝尊神级农场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这个鬼王不太冷大明文魁绝色总裁爱上我
  最近因为藏獒的行情看涨,血统纯正的藏獒一个个变得身价不菲,而罗猎的这条雪獒更是难得一见的稀有品种,自然被居心不良者觊觎,刚才罗猎进去吃面,雪獒就在门外等着,可有人偷偷利用麻醉枪击中了它,利用绳网将它网住扔到皮卡车上掠走。

  刚巧这一幕被路过的麻燕儿看到,麻燕儿本想将那群人拦截下来,可惜来不及了,她遇到罗猎马上将这件事告诉了他。

  皮卡车开得速度并不快,三名偷狗贼还因为今天的收获而喜出望外,他们从罗猎一进小镇就盯上了这条雪獒,按照目前的市场价,这条雪獒可以卖到百万以上,对他们来说真是捡到宝了。

  司机从观后镜中看到了那辆风驰电掣追逐而来的摩托车,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向同伴道:“好像有人追上来了。”

  一名同伴向后看了看,冷笑道:“把他挤出去。”

  司机点了点头,故意闪开一段距离,等到罗猎驾驶摩托车追赶到旁边的时候猛一打方向,试图将罗猎连人带车撞飞。罗猎早已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举动,在对方付诸行动之前已经提前减速刹车。对方撞了一个空,皮卡车在公路上一个大甩尾,罗猎在前方出现空隙的时候,加速冲了过去。

  他飞身从摩托车上一跃而起,抓住皮卡车的货箱翻入其中。

  失去控制的摩托车歪歪斜斜驶入并歪倒在道路旁的壕沟之中,罗猎看到车厢内的雪獒一动不动,伸手摸了摸它体温仍在,知道它是被暂时麻醉,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司机猛然加速试图将罗猎甩下车去,罗猎抓住车厢,如同长在皮卡车上一样。

  驾驶室内一人恶狠狠骂了一句,打开天窗,举起麻醉枪瞄准罗猎,罗猎的出手速度实在太快,一把抓住了麻醉枪的枪口,躲过麻醉枪,用枪柄重击在那人的面门之上,那人惨叫一声,鼻血长流,跌回了驾驶室。

  罗猎爬到车顶,从尚未闭合的天窗上瞄准了开车人,一枪射了过去。

  开车人中枪之后吓得赶紧踩下刹车,车辆停止行动没多久,他就陷入了麻醉状态。驾驶室内仅剩下一人尚且清醒,罗猎拉开车门,枪口瞄准了他,那人吓得双手高高举过头顶:“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全都是他们的主意……”

  罗猎怒喝道:“滚下来,趴在地上!”

  那名偷狗贼哪敢反抗,老老实实从车上下来趴倒在了地上。

  罗猎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痛得那厮哭爹叫娘,最早想要用麻醉枪射击罗猎的偷狗贼,捂着流血的鼻子颤声道:“大哥……我……我等有眼不识泰山,我们认栽,狗,您带走,求您放过我们一马。”

  罗猎道:“以为这就算了?”

  偷狗贼赶紧将一旁的旅行袋送了过去:“大哥……这……这儿有二十万,您拿去先用着,就当我们赔给您的。”

  罗猎本来也没有杀人的意思,心中暗忖这群偷狗贼的钱全都是不义之财,自己不拿白不拿,他将旅行袋接了过来,拉开一看,里面果然装满了钱。罗猎抬脚将这厮踢得晕倒了过去,然后将雪獒从车上抱了下来。

  三名偷狗贼丧失了反抗能力,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罗猎将麻醉枪远远扔了出去,指着他们三人道:“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远处有三辆车驶了过来,却是麻燕儿带领同伴追了过来。三名偷狗贼趁着罗猎张望的时候,匆匆逃到了皮卡车上,迅速开车逃离。其实罗猎是故意装出疏忽的样子,他总不能将这三名偷狗贼给杀了。

  三辆车在罗猎身前停下,车上下来了十几个人,其中一人指着罗猎道:“就是他,他抢走了我的摩托车。”

  罗猎歉然道:“不好意思,刚才形势紧急所以我才那么做,车就在那边,如果有什么损失,我负责赔偿。”

  车主找到路边的摩托车,看到车摔得面目全非,心中自然不满,不过还好有麻燕儿在场,麻燕儿和他是朋友,把当时的情况说明,再加上罗猎态度诚恳,主动表示要赔偿他的损失,这件事很快达成了协议,罗猎赔偿五千块,车主自行负责维修。

  麻燕儿本来以为罗猎根本拿不出这笔钱,可罗猎居然很快就取出了五千块递给了车主,麻燕儿看到罗猎手中的军绿色旅行袋,她最初见到此人的时候他可是一穷二白,也根本没有旅行袋,不由得生出警惕。

  雪獒虽然中了麻醉剂,可是它本身体格雄壮,没多久就苏醒了过来,苏醒之后,雪獒马上愤怒地咆哮起来,颈部的雪白长毛也支楞了起来,显然是怒到了极点,雪獒的咆哮声把众人吓得全都向后退去。

  罗猎制止了它继续咆哮,安抚了一会儿雪獒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此时远处传来警笛声,麻燕儿向罗猎道:“对了,我们帮你报警了。”

  罗猎闻言一怔:“报警?”

  麻燕儿点了点头,她留意到罗猎的表情有些紧张,心中暗忖难道他不想见到警察?罗猎举目向远处看了看,他朝麻燕儿点了点头道:“谢谢你们帮忙,对了我先走了。”

  麻燕儿还想说什么,可是罗猎根本不听她说话,已经带着雪獒快步走下了公路,很快就翻越草丘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罗猎逃离公路之后,走出很长一段距离,方才带着雪獒停下脚步,转身回望,看到远处的公路上仍然有警灯闪烁,警察已经赶到了地方,应当是在调查刚才的状况,罗猎清楚的意识到,如果他继续留下可能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他是个来历不明的人,在这个时代根本没有身份。如果警察见到他,肯定会把他扣起来。

  雪獒挨着罗猎蹲了下去,罗猎伸手抚摸了一下它的背脊,低声道:“我必须要回去,我们一定会回去。”

  雪獒咿唔叫了一声似乎在回应罗猎的话,事实上能够回应他的也只有雪獒了。

  西海北岸有一座滨水而建的小木屋,阳光正好,一位白发老人正在花园内浇花,一会儿功夫,她就直起腰来,揉着腰部,自语道:“真是老了……”摘下老花镜,眺望着远方蔚蓝色的西海,久久凝望着若有所思。

  直到一声欢快的呼喊才打断了她车沉思:“祖奶奶!”

  麻燕儿穿着白衬衫工装裤,蹦蹦跳跳地向老人跑了过来。

  老人望着这元气满满的女孩儿,不禁笑了起来,她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起了曾经属于她的青葱岁月,不知不觉身边的朋友接二连三的离去,这个世界上连个能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了。

  麻燕儿来到老人身边,搂住她的脖子在她的左右脸颊上各吻了一记,笑道:“祖奶奶,您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了。”

  “别恭维我,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太婆跟年轻漂亮又有什么关系?”

  麻燕儿道:“您老在我心中是最美最美的大美人。”

  老人笑了起来:“你这张小嘴就是甜,我虽然明知道你在恭维我,可听着还是高兴。说,这次过来是不是又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麻燕儿道:“岂敢岂敢,我这个考古系刚毕业的学生岂敢劳您这位考古界泰斗的大驾,就是想听您说故事了。”

  老人道:“我的故事讲了一辈子,你听不烦啊?”

  麻燕儿道:“不烦,一点都不烦,对了,祖奶奶,您还没告诉过我,您说的那位英雄是谁?”

  老人摇了摇头,显然不愿提起他的名字,她遥望着远方的西海道:“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他,可能这个世界早已不存在了。”

  “那就是救世主!耶稣?”

  老人笑道:“他倒是做过牧师,一个假牧师。”说到这里,她又露出会心的笑容,可能是人老了,越来越喜欢怀旧,她多半时间都在想以前所经历的事情。

  麻燕儿道:“我爸让我给您老捎来了一些营养品,他最近工作忙,抽不出时间过来,他让我下月接您回黄浦呢。”

  “我不去!”老人的语气非常坚定。

  麻燕儿道:“我知道您老身体好,可是您毕竟一个人啊,最近西海周围的治安可不好,昨天我就遇到了几个偷狗贼。”

  老人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别多管闲事,那些罪犯有警察管,你就算看到也应当报警,而不是自己去处理。”

  麻燕儿道:“我知道,不过那狗主人很厉害,一个人就从三个偷狗贼手里把爱犬抢了回来,还痛揍了他们一顿呢,警察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老人阅历丰富,马上就从她的话中察觉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他怕警察啊?说不定也是个作奸犯科的人,燕儿,你一定要小心。”

  麻燕儿道:“他应该不是坏人,看着跟个流浪汉似的,不过眼神很干净,看起来不像坏人。”

  老人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世界不能只看外表,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可并不是没有坏人了。”

  “对了,祖奶奶,他还知道许多关于咱们家的事情,他知道您的父亲是麻博轩教授,还知道您叫麻雀,居然还知道您没有兄弟姐妹。”

  老人就是麻雀,她愣了一下:“什么?”毕竟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些的只有他们家里人,她好像从未对外人提起过,而且她的后人也不会轻易提起,麻雀顿时警惕道:“这就更应该小心了,说不定他别有动机,不然他为何会调查咱们家的事情?”

  麻燕儿道:“您老就是这样,怀疑一切,在你眼中这个世界上就没几个好人。”

  麻雀叹了口气道:“等你长大了就会慢慢明白的。”

  麻燕儿道:“祖奶奶,我已经够大了,对了他还说想见见您呢。”

  麻雀道:“你说得那个人叫什么?”

  麻燕儿道:“他叫罗猎!”

  麻雀刚刚拿起的茶杯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顿时摔得粉碎,她的表情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他叫什么?”

  麻燕儿道:“他叫罗猎啊,怎么?您认识他?”

  麻雀很快及镇定了下来,她摇了摇头,心中暗忖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可能性的,都过去了一百多年,就算罗猎失踪后仍然活着,他也应当活不到现在,就算活到现在也和自己一样是个耄耋老人了。

  麻燕儿道:“我用手机拍了他的照片。”

  麻雀戴上花镜道:“快,拿给我看看!”

  麻燕儿找到有罗猎的那张照片。

  麻雀接过手机当她看清照片上的男子之后,她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虽然罗猎留着长发生着满脸的络腮胡子,可麻雀还是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这个世界上容貌相像的人有很多,但是罗猎那特立独行的气质是他人没有的。

  麻燕儿还从未见过淡定的老祖母居然失去了镇定,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他……他在什么地方?快,你快带我去找他!”

  麻燕儿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昨天警察过来的时候,他好像很害怕和警察碰面,所以就带着雪獒在警察到来之前匆匆走了,可能他就是您说得做贼心虚吧。”

  麻雀道:“他是个好人,不会做坏事。”

  麻燕儿诧异地睁大了双眸,想不到老人家改口改得如此之快。

  麻雀颤巍巍站起身来:“我……我去换衣服,我跟你一起去找他。”

  麻燕儿道:“你可别,这么着吧,您在家里等着,我去昨天遇到他的地方找找,或许他还没有离开呢。”

  麻雀道:“我跟你一起去。”

  麻燕儿道:“别介啊,乖乖在家里等着,听话。”

  麻雀目送她远去,虽然很想跟上去,可想起自己现在老态龙钟,只怕会拖慢她的速度,也只好作罢,她想了一会儿,拿起了电话,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

  当电话接通之后,她却又改变了主意,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雄浑的声音道:“奶奶,你有什么事啊?”

  “没事……我……我拨错了……”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titianxingdao/,欢迎收藏
手机看替天行盗http://m.owolove.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盗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替天行盗》版权归原作者石章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