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盗|第四百零二章【试探】(上)

推荐阅读:绝世邪神我的1979万道剑尊异世无冕邪皇九阳帝尊吟游刺杀录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尊上第一尸界末日乐园
  罗猎道:“真是在哪儿都能遇到。”

  风轻语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她将手中的请柬向罗猎亮了亮,都被邀请前来大帅府赴宴,能够遇上也是再正常不过。她从罗猎的话中并没有听到太多的友善,显然罗猎不想遇到自己。

  风轻语道:“既然咱们都是单独前来,不如作个伴儿。”

  罗猎还没有来得及答话,她就很自然地挽住了罗猎的手臂,轻声道:“你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伤害一个女人的自尊吧?”

  罗猎心说一个懂得自尊的女人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低声道:“我好像没选择了。”

  风轻语道:“今晚是我选择了你。”

  两人走入大帅府,俊男靓女出现在任何场合都会引起别人的关注,本来正在和朋友谈话的徐北山也被他们吸引了注意力,他微笑着主动走了过来,向风轻语道:“田小姐,你和罗先生的感情可不一般啊,此前都未听你说起过。”

  风轻语笑道:“这种事我为何要向你说?”

  徐北山叹了口气道:“我对田小姐的风华可是非常的仰慕,看来我是没有机会了。”

  风轻语道:“大帅那么多姨太太,可千万别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

  徐北山哈哈大笑起来,他向罗猎道:“罗先生,我跟田小姐开个玩笑,你可千万别介意。”

  罗猎微笑道:“我和田小姐也只是普通朋友,我怎么可能介意。”

  徐北山道:“普通朋友?”他脸上的表情分明在说他不信,一点都不信。徐北山身为主人,自然是众星捧月的中心,他很快就忙着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风轻语招了招手,叫来侍者给他们送上了两杯红酒,其中一杯递给了罗猎,罗猎接过红酒喝了一口,意识到有人在远处看着自己,举目望去,那人是玄洋社的船越龙一。

  罗猎和船越龙一在瀛口之时曾经打过交道,不过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对此人的印象很深,他知道船越龙一武功不弱,是玄洋社的总教头。船越龙一朝罗猎举了举酒杯算是打了一个招呼,不过他并没有走过来,罗猎也没有过去,学着他的样子举了举杯,两人隔着人群喝了杯酒。

  琉璃狼郑千川此时向罗猎走了过来,一只独眼冷冷望着罗猎:“罗先生!”

  罗猎微笑望着郑千川道:“不知我应当称呼郑大掌柜还是应当称呼你为郑师长?”

  郑千川道:“称谓不重要,我也不是为了跟罗先生叙旧,我的几位手下在罗氏木器厂被人割断了手筋,不知罗先生作何解释?”他一上来就是兴师问罪。

  罗猎道:“罗氏木器厂是我的物业,有人未经允许擅闯私宅,而且向我开枪射击,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本该要了他们的性命,怎么?郑师长认为我做得不对?”

  郑千川道:“这笔帐,我记下了。”

  风轻语道:“记下又如何?你敢怎样?”

  郑千川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不是因为他害怕风轻语,而是因为他知道风轻语是徐北山的贵宾,自己不方便和她发生正面冲突。他充满怨毒地看了看罗猎,这才转身离去。

  风轻语望着表情云淡风轻的罗猎,轻声叹了口气道:“你的仇人可真是不少。”

  罗猎道:“你的仇人也不少。”

  风轻语摇了摇头道:“错,我没什么仇人,因为我的仇人都被我杀了。”

  徐北山的这场晚宴表面看上去还算是一派祥和,就算郑千川再恨罗猎,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跟他发生冲突,否则就是不给徐北山面子,郑千川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底气。

  风轻语整晚都陪着罗猎,确切地说应该是粘着才对,罗猎仍然没有给她明确的答复,是否愿意跟她合作。罗猎对风轻语的变化感到惊奇,这几年风轻语从一个对风九青惟命是从变成了心怀不满,他一度怀疑风轻语就是风九青的克隆体,可是现在的风轻语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自我意识,反而让罗猎过去的观点产生了动摇。

  晚宴后,徐北山特地让人将罗猎留下,说有要紧事跟他谈。

  罗猎在副官的引领下来到徐北山的会客室,走入房间内,徐北山正在擦拭他的太刀,他将毛巾放下,双手握住太刀,在虚空中挥舞了两下,即便是随意的挥舞,也能够听到刀刃破空的尖啸声,两次动作劈斩的方向都不一致,可以看出他手腕的变动极其灵活,罗猎一眼就看出徐北山是此道中的高手。

  徐北山还刀入鞘,微笑道:“船越先生刚刚送给我一把太刀,是日本兵器大师菊井洋次的作品,不夸张地说,这把刀价值连城。”他将那把刀递给罗猎道:“你若喜欢就送给你。”

  罗猎笑道:“君子不夺人所爱,更何况我也不会用刀。”

  徐北山道:“你用飞刀,一把飞刀居然可以同时切断三人手腕的筋脉,这种刀法可以称得上神乎其技了。”

  罗猎道:“大帅过奖了,其实武功之道也脱不了熟能生巧这四个字。”

  徐北山道:“熟能生巧固然重要,可天赋更加重要,一个人如果没有天赋就算再努力也不会成功,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拜过师,我师父他对我也悉心调教,我本来以为自己必然会成为他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可是当我的一位师弟出现,我才发现自己就算再努力也比不上他,我所差得就是天分。”

  罗猎心中暗忖,他所说的师父是不是自己的爷爷罗公权?而他的师弟难道就是自己名义上的父亲……

  徐北山道:“飞鹰堡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来得及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我的麻烦也没那么容易解决。”

  罗猎道:“其实我没帮上什么忙,真正起到作用的是宋昌金。”

  徐北山呵呵笑道:“宋昌金?我刚才所说的天赋过人的师弟就是他。”他深邃的双目望着罗猎道:“我也是在事后才查出你的底,你居然是我师父的亲孙子,说起来,你还应当称呼我一声师伯呢。”

  罗猎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隐瞒不下去,他平静道:“只怕我高攀不起。”

  徐北山道:“谈不上高攀,我不但是你爷爷的大徒弟,还是他的义子,我师父当我是亲生儿子一样,他将他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父亲,罗猎,你其实应当称我一声大伯。”

  罗猎望着徐北山道:“我听宋昌金说,我爷爷因你而死?”

  徐北山冷哼一声道:“扯淡!我徐北山这一生最敬重的人就是我师父,我连不敬之心都不敢有,又怎会害他?”

  罗猎道:“大帅单独见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徐北山道:“你不肯叫我大伯,一定是因为我的名声不好对不对?”

  罗猎没有说话。

  徐北山道:“我又不是聋子,外面的人怎么说我我知道,他们都说我是卖国贼,是日本人的走狗对不对?”

  罗猎实话实说道:“外面的确有很多人这么说。“

  徐北山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罗猎觉得有些滑稽,他居然用陈胜的话形容他自己,单从这句话来看,已经是自我美化到了极点。不过罗猎毕竟拥有着不同常人的见识,他耐得住性子,听听徐北山因何发出这样的感慨。

  徐北山道:“在我来到满洲之前,日本人的势力已经深植于这片土地,张同武说我卖国求荣,他又何尝不是?他的武器装备还不是俄国人给的,如果他不出卖利益给俄国人,俄国人会白白送给他这些东西?”

  罗猎道:“听起来大帅很是不平。”

  徐北山道:“不是不平,而是好笑,难道跟俄国人勾结就不叫卖国?跟日本人合作就一定是卖国?如果我不和日本人合作,我根本不会有今日之实力,说不定我一早就被他们给干掉了。满洲虽然有不少的日本人,可整体来说还算安定,我敢说没哟我徐北山,一定还有其他人和日本人合作,如果没有我徐北山,满洲的局势只怕比现在更加混乱,老百姓口口声声过不好日子,可为何那么多的百姓来到咱们满洲讨生活?天下乌鸦一般黑,在满洲一地至少还有奔头。”

  罗猎道:“看来大帅深谋远虑。”

  徐北山道:“我不是卖国贼,从我小的时候师父就教过我一句话,位卑不敢忘忧国,可我后来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如果地位卑微,就算你再忧国忧民有个屁用?还他娘的不是纸上谈兵?我今时今日的地位的确依靠了日本人的不少助力,但是终有一日他们会明白养虎为患的道理,一旦我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我就可以将他们赶出满洲。”

  罗猎望着徐北山,他发现徐北山的确是拥有雄才大略的人,可是历史却又告诉罗猎一切没有那么的简单,徐北山的计划不会成功,满洲最终会沦陷,而徐北山最后仍然会沦为万人唾弃的卖国贼。

  罗猎忽然想起了风轻语,风轻语说过徐北山就是为风九青保存《黑日禁典》的人,徐北山的这番话或许只是说给自己听罢了,他的真实想法又怎么可能轻易告诉自己?谁又会把大奸大恶写在自己的脸上?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titianxingdao/,欢迎收藏
手机看替天行盗http://m.owolove.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盗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替天行盗》版权归原作者石章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