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锦_第一百七十二章 公道

推荐阅读:9517
  杜秀才?

  谢筝一愣,细细一想,倒是想起来这一位了。

  当日单老七落水,她与陆毓衍就在河边遇见过祭拜单老七的杜秀才。

  之前,金仁生就认下了一连串的罪名,单老七的死也是其中一桩,杜秀才大约是为此而来的。

  谢筝进去问了陆毓衍一声,让狱卒领着杜秀才进来。

  杜秀才拱手行了大礼,沉声道:“我想当面来给陆大人道谢。我原本以为七老爷是醉酒失足,原来是被人谋害,他当时是真的想重头再来的吧,可惜没等到那样的机会。若没有陆大人的追查,大概也会如同之前遇难的人一样,被当作意外处置了。”

  陆毓衍请了杜秀才坐下,直言道:“说来也是遗憾,是我迟到了一步。”

  金仁生认罪之时,陈如师气得吹胡子瞪眼,大骂了一通之后,问过金仁生,为什么要在巡按御史的眼皮子底下,添这种是非?

  自个儿背着一堆人命,想死就一边死去,做什么要连累应天府上上下下的官员?

  金仁生说,陆毓衍进城那天,他不当值,不晓得巡按已经抵达,若不然,也不会蠢到动手杀人了。

  说到底,也是不巧了。

  “也是天意吧,”杜秀才垂眸,良久才道,“我今日过来,还有一案想请陆大人明断。”

  陆毓衍挑眉,示意他往下说。

  杜秀才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外头都说,七老爷的儿子是突发重病,姐儿上山去庙里求签祈福,马车翻下悬崖丢了性命,但其中是另有隐情的。”

  那时候,单老七不在旧都,单夫人失了主心骨,每日里以泪洗面。

  杜秀才上门去探望过,单姑娘也哭得梨花带雨。

  “姐儿与我说,都是她的错,是她害了兄长。”杜秀才说到这里,双拳攥得紧紧的,咬牙道,“我追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姐儿什么都不肯说。

  姐儿去上香那天,原本我想陪着去的,但家母染了风寒,我就……

  没想到姐儿会一去不回……”

  突闻噩耗,杜秀才险些没缓过神来。

  单夫人当场厥过去了,是杜秀才与单家铺子里的几个管事去把单姑娘接了回来,又操办了后事。

  三天后,单公子也没了。

  儿女接连过世,单夫人缠绵病榻,整个单家人心惶惶。

  “我是靠七老爷资助才有今日的,姐儿又与我定了亲,我就想着,总要照顾好单夫人,”杜秀才的眼睛一点点红了,声音颤得厉害,“当时单夫人已经快不行了,我问过她,姐儿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单夫人哭了一场,临终前,把实情告诉了我。

  姐儿与她哥哥是同胞姐弟,两人长得八九分相像,几日前姐儿去买胭脂时叫个纨绔纠缠,姐儿自然不理他。

  哪知道那人寻到了姐儿的住处,把出门去的她哥哥当成了穿了男装的她,行事不轨。

  哪怕发现弄错了男女,对方还……

  她哥哥回来时遍体是伤,又受了打击,整个人熬不住了。

  只是这事儿太过难堪,对外就说是重病了……”

  谢筝听得目瞪口呆,丝毫没有想到单家其实是出了这等事情,她不由问了声:“单老七知道吗?”

  杜秀才点了点头:“知道的,七老爷回到京城之后,我就与他说了。这一年多,不是不想报官,不是不想伸冤,而是……而是赔上所有,都告不赢的。这也是七老爷会一蹶不振的原因。”

  杜秀才的肩膀抖得厉害,他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稳住情绪:“那人是乌询,乌孟丛乌员外的幼子。”

  明知道那禽兽不如的东西姓甚名谁,可他们没有一点办法。

  别看乌孟丛自个儿没什么大本事,只年轻时捐了个芝麻官,如今早就离开了官场,但他与旧都不少世家子弟交好。

  杜秀才只是秀才而已,单老七名声再好,也就是个行商人,要如何与乌家打官司?

  再说,应天知府陈如师,那是出了名的懂民生,却不精通刑狱,单老七出了不少银子,先去衙门里探了探陈如师的作风,几个通判、主簿都说,让单老七莫要与乌家争论,陈如师不会细细管,无论是与乌家发生了什么争执,都赢不了。

  单老七无可奈何,只好作罢,沉迷于酒水,一日比一日颓废。

  “我们只能把事情都瞒下来,不想赢不了官司,也毁了姐儿兄妹的名声,”杜秀才站起身来,拱手朝陆毓衍鞠了一躬,“前回对陆大人有所隐瞒,也是因此考量。

  现在,我知道陆大人敢断案,能处置得了金仁生、李三道这样的官宦,亦不会去看乌家面子,因而我一直在等陆大人回旧都,想请陆大人主持公道。”

  陆毓衍沉思片刻,道:“若你说的都是实情,自然会有公道。”

  杜秀才又鞠了一躬:“不敢说一句假话。”

  花翘送了杜秀才出驿馆。

  谢筝给陆毓衍添了一盏茶,问道:“乌孟丛乌员外,金仁生的妻女会遇难,正是因为他的那第五房妾室梁氏吧?”

  陆毓衍抿了口茶,道:“只看杜秀才的神色,他不像说谎了。”

  喜悦也好,悲伤也罢,有些情绪可以伪装,但若不是亲身经历过的苦痛,那股子愤怒与恨意是难以假装的。

  努力压抑着,却有如冲刷着堤岸的潮水,汹涌而至。

  谢筝垂眸,道:“为了查金仁生,陈如师了解过乌孟丛,乌家的事情,他大抵能说出一二。”

  真也好、假也好,总归是要问过才晓得。

  应天府里,陈如师听闻陆毓衍到了,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复又舒了一口气。

  本以为陆毓衍不在应天府,这些时日他能过得舒坦些,可没有想到,整日里就觉得头上悬着一把刀子,随时会扎下来一般,让他提心吊胆过了半个月。

  回来了也好,早日理清楚应天府的事儿,他早日收拾包袱滚蛋,去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再也不用操这些破心了!

  陆毓衍进了书房里,陈如师清了清嗓子,想说一下这半个月应天府的辛劳,话才刚起了个头,就叫陆毓衍拦了。

  “陈大人,”陆毓衍沉声问道,“向您打听一个人,您说起过的乌孟丛乌员外,他府上如何?”

  陈如师心里咯噔。

  不好!这一定又出了什么状况了,万一是个厉害的,他是不是连去旮沓窝的机会都要丢了?
棠锦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tangjin/,欢迎收藏
手机看棠锦http://m.owolove.com/tangjin/棠锦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棠锦》版权归原作者玖拾陆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9517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